標籤: 點小駙馬

s37e6优美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愛下-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國柱(大結局)熱推-9jzki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记者?”
贺文林有些懵。
记者,他自然是知道的,就是竹轩斋养的一群文人墨客罢了。
不过,自己跟记者怎么能扯上关系呢?
这个时候,那馄饨摊主道:“若非是记者,打听这么多做什么?”
顿了顿,又是道:“这建造新城,你要非问我,那我只能告诉你,我巴不得这新城早点儿建起来呢!这样的话,这京都府就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了,我这儿的生意也能更好。
而且我那儿子也可以在新城开一家馄饨摊,两家加在一起,日子总归是要比现在好过的。”
“……”贺文林,仍是无语。
他没想到最终的答案和自己想要的完全不相同。
于是,馄饨也不吃了,直接起身离开。
馄饨摊主见到这一幕,忙不迭地道:“客官,您的馄饨!”
贺文林只是往前走,压根没有回头。
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问问,竟是没有一个人反对这建造新城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这些人畏惧安国公的权势,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终于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这些人是打心眼里希望新城能够建造起来,原因有很多。
但是大部分人的原因乃是有一条基础……
“既然是安国公要建造新城,一定没有问题!”
在整个京都府,甚至整个大楚的百姓眼里,安国公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
因为,无数次的事实证明了,的确是这样。
于是……
贺文林放弃了。
他站在阳光下,思考了许久,终究是没有找出对抗安国公的办法。
甚至,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对抗安国公。
自己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吗?
自己一开始进入督察院,不就是为了让百姓们生活的更好吗?
如今因为有安国公的存在,整个大楚海晏河清,自己还有什么好求的呢?
他叹了口气,看向城南的方向,万般无奈,化作一声感慨:或许……我真的错了。
…………
城南,方府。
方休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如今虽是仍是冬天,但已经是冬天的尾巴,春天已经快要到来。
新城的建造已经步入正轨。
交易所的问题,虽然没有彻底的解决,但是仍是算是悄无声息的化解了。
他也算是难得悠闲了一次。
但是,很显然,身在其位,悠闲的时间,不可能太久。
很快,庭院外面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少爷。”
一个小厮走了过来,道:“这是白管事寄给您的信。”
白小纯的信?
方休微微一怔。
似乎想到了什么,点点头道:“拿过来吧。”
“是,少爷。”
小厮将信递给方休。
方休伸手接了过来,自上而下仔仔细细的浏览了起来。
信的内容很简单,和以往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先是报了一下平安。
紧接着,说了最近做的许多的事情。
首先就是筹备的新军已经步入了正轨。
第一次与西边来的那群胡人交战,就大败胡人,重新夺回了大半个南洋。
津州港口的新军,如今正在往东南道赶,若是不出意外,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到达。
等到那里的新军到了,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那些胡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胜过新军的。
这些乃是正事。
后面的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若是其他人的信,即便是颜庄颜阁老的信,后面的这些废话,他也是绝不会看的。
说这么多的废话有什么用?
没有丝毫的意义。
但是,白小纯却是不一样。
白小纯离开京都府,眨眼间已经快要两年了。
别说,两年没见,方休还真是有些想这个狗东西了。
他的每一封信,方休都是看的非常的仔细,认真。
后面的内容一如往常。
“少爷,您近来过的还好吗?吃的好吗?睡的好吗?府上的那些下人可还让您舒心,若是惹了您不高兴,您就打,就骂,但是万万不要伤了自己……
近来,因为胡人的事情,小的一直没有怎么休息,新军到了以后,小的总算是得了些空闲,出去逛了逛,偶然发现了一处岛。
这岛上只有一些土著,十分热情好客,并且有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水果,附近还有海滩,这海滩,小的以前从没有见过。
海水乃是碧蓝的,清澈见底,一眼能看见海里的鱼虾……
小的就在想,若是少爷在这里便好了,少爷烧烤的本事,是全天下无人能及的。
若是少爷在,必定是能将这些鱼虾做的更有滋味,小的就没有这个本事。
不过,这小岛离东南道倒是很近,附近的胡人,小的也都已经驱逐了干净。
若是少爷想来,小的这便去迎接您。
最后,两年未见,小的相比从前,已是瘦了许多,到时若是相见,少爷怕是认不出了,哈哈。”
方休看了以后,摇了摇头,笑骂了一句:“这狗东西……”
骂完了以后,又是小心翼翼地把信给收了起来。
白小纯的每一封来信,方休都是如此收着,没有一封落下的。
小岛……倒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方休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想了想,自己现在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出去逛一逛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北方四州,因为乞颜公的存在,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
西南道,则是有三位重镇将军镇守,还有一部分的神机营在那里,也是掀不起什么风浪。
最大的问题,交易所和胡人。
交易所不必说,建造新城已经缓解了交易所的压力。
如今,交易所里面的分红已经逐渐的平稳,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恢复如常。
胡人的话,刚才白小纯也是说了,最近取得了大胜,只等津州港口的新军到了,便能一举击溃胡人!
皇宫那里。
皇帝,方休昨天刚见过,气色好着呢!
据扁池说,最多三天就可以上朝了。
不得不说,这老皇帝的命还真是硬。
这么大的手术,竟然只修养了一个月,就又活蹦乱跳得了。
赵昊嘛,最近忙着学习呢。
太子殿下,毕竟与从前不同。
以前可以在方休文理书院上学,如今却是必须由几位大先生教导了。
偶尔也是溜出来到方休的府上吃一顿饭,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
方休思来想去,总觉得这京都府好像没什么值得自己留下来的地方。
若是放在以前,他还有一个心腹大患……其实说不上心腹大患,只是一个芥蒂罢了。
就是宁王。
宁王一直下落不明,方休一直没有忘记。
但是,如今,宁王却是已经找到了,而且就关押在天牢里面。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他怕是要在天牢里面关上一辈子了。
因而,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要不然……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方休这么想着。
忽然外面传来了声音。
“哥!哥!我考上了!考上了!”
紧接着,便看到一道身影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没错,正是方茹。
最近整整一年,还算是半大的孩子的方茹,近乎是埋头苦读,想着最终能够进入京都府衙门,成为一名捕快。
除此之外,就是苦练武艺。
平日里,除了吃饭的时候,还有过节的时候能看到她。
其他的时间,都是很少能见到她。
却没想到她竟是真的成功了。
因为新科举的原因,这京都府衙门的捕快也是要经过一场考试选拔的了。
只是考试的内容是跟捕快有关的,首先乃是大楚律法,对大楚律法必须要熟悉,然后就是武艺,武艺必须要说的过去。
这些,方茹全都可以。
因此,她能够成为捕快,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方休并没有表现的很诧异。
只是点点头:“知道了。”
方茹听见这话,却是不高兴了,叉腰道:“就这?”
方休看着她:“就这……”
然后摆摆手道:“知道你考上了,过几日给你大办宴席,庆祝一下?”
方茹撇了撇嘴,道:“那倒是不必……”
顿了顿,又是道:“但是你原先答应我的奖励呢!”
方休听见这话,面露恍惚之色。
片刻后,才想起来。
自己的确是答应过她,要给她奖励的。
是一把陨铁宝剑,削铁如泥。
于是,看向身旁的小厮道:“剑呢?”
小厮道:“回少爷的话,就在府上放着呢。”
“拿给她。”
“是,少爷。”
小厮行了一礼,片刻后便取来了一柄宝剑,递给方茹:“小姐,这就是您上次看重的那把宝剑。”
方茹看见剑,双眼冒光,啥也不想了,啥也不说了,拿起宝剑就抱在了怀里。
片刻后,仍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方休抬眸看了她一眼,问道:“有事?”
方茹俏脸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许久后方才鼓起勇气道:“谢谢老哥!”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方休听见这话,微微一怔,片刻后,哑然一笑:“这丫头……”
…………
接下来的几日,方茹都是去京都府衙门,跟在夏忆雪的身旁。
连续几日,都是因为惹了祸,被夏忆雪找上门来。
方休每次都是一脸无语,但也都无奈。
经历了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发生了变化,唯独方休身边这几个人,还是和从前相同。
看见他们,方休便能想起与他们初见的时候。
就比如说,此时此刻,看见一脸寒意的夏忆雪,方休总是能想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在醉花阁。
夏忆雪也是这样的表情。
“夏大捕头,你就是找我,我也没有办法啊,实在不行,你就把她开了吧,这样她也就能少惹一些事了。”
夏忆雪冷冷地道:“你就是这般做兄长的?”
“……”
方休一时无语。
夏忆雪又是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方休还是无语。
夏忆雪瞥了他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要转身离开。
只是离开之前,又转头看了方休一眼,悠悠地道:“我父亲让你明日去一趟府上,他有事要和你商议。”
“……”方休还是无语。
夏忆雪却是转身离开了。
夏忆雪前脚刚走,赵嫣又是来了。
“方休!人呢!”
人还没到,声音已经穿了过来。
看见方休后,大声地道:“父皇有没有跟你说过那句话!?”
“……”
方休仍是无语。
他有些懵,顿了顿,方才反应过来,问道:“哪句话?”
老皇帝跟自己说的话多了,要是每一句都记得,那还了得?
赵嫣瞪着方休,大声地道:“还能是哪句话,就是那句话!”
“……”方休火气也是上来了,没好气地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的多,到底是哪句话,能不能别跟我打哑谜了?”
赵嫣见方休发火,竟是眼眶红了。
眼眸中满是泪水:“你凶我!”
“……”方休一脸地无奈,赵嫣今天这是怎么了?
以前从没有见她这般模样啊!
想了想,还是安慰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错。”
“敷衍!”赵嫣又是瞪大了眼睛,重现变成了原来的小老虎。
“我……”方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道:“你想要问的,是不是驸马的事情?”
赵嫣没有回话,只是沉默。
但是她通红的俏脸,却是出卖了他。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许久后,赵嫣终于鼓起勇气,问道。
方休看着赵嫣,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片刻后道:“你不是还有一年,给皇太后祈福的时间才到吗?”
没有正面回答,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赵嫣听了,通红的眼眶一下子露出笑意。
看着方休,眉目间却是笑。
笑了以后,却是觉得有些不合适,又是佯装生气,道:“答非所问!”
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方休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方休一如往常,起床。
秀儿早早的就等在外面了。
“少爷,您今天是要去英国公府的,别忘了。”
秀儿还是如以往般贴心。
这寒冬,也就她能带来一些温暖了。
方休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感叹道:“本少爷要是没有你,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秀儿听见这话,清丽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低下了头,小声地道:“少爷又不正经了。”
方休哈哈笑了两声,道:“今天晚上回来吃火锅,顺便给你带你喜欢吃的桂花糕。”
秀儿眉目间带着喜色,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方休整理了一下衣服,便离开了安国公府。
刚刚迈出府邸,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林婉晴和珠儿。
“方公子……”
林婉晴站在原地,看着方休,欲言又止。
旁边的珠儿看了看自家小姐,又是看了看方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大声地道:“方公子,我家小姐有些话想跟您说!”
林婉晴听见这话,嗔怒地瞥了一眼珠儿。
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还没有开口。
一旁却是忽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
“国公大人,恭喜恭喜啊!”
三人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人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道圣旨。
正是司礼监秉笔太监张文。
“你来做什么?”
方休瞥了他一眼,问道。
张文快步地走到方休的面前,大声地道:“奴婢自然是来给国公大人报喜的啊!”
方休看着他,有些茫然,问道:“本公何喜之有?”
张文道:“这喜自然是在陛下的圣旨里。”
话音落下,随即打开了圣旨,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求治在亲民之吏端重循良,教忠励资,敬之忱聿,隆褒奨。尔安国公方休,业可开先式榖,乃宣猷之本,泽堪启後,所谋裕作政之方……兹以覃恩封尔为“国柱”!”
内容不多,是因为张文省略到了其中罗列功绩的一部分。
这功绩可是占了整整一页纸,还要多。
从一开始的平定西南道的叛乱,到后面降服乞颜部,还有攻占南洋,红薯,地丁合一……等等。
剩下来的可以翻译成一句话:方休的功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而册封其为“国柱”!
国柱……大楚之栋梁!
这是一种荣誉!
真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荣誉!
从此以后,这泱泱大楚,不仅有皇帝……还有方休这么一位国柱!
方休站在原地,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懵。
无论如何,他都想不通。
自己明明只是想要做个蒙混度日的败家子。
医道官途
怎么败家败到最后,反而成了大楚的国柱?
哎……
果然,优秀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如此的优秀。
倒是真让人有些烦恼啊。
方休抬头45°仰望天空,莫名的感慨: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l74w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無言以對的賀文林讀書-x6yuj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这……”
贺文林听见这话,怔住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是看着那人,说不出话。
堂堂的左都御史,言官之首,如今却是有被人呛到说不出话的地步。
由此可见,他的确是不在理。
这个时候,那人继续道:“若是没有安国公建造新城,这上万人全都吃不上饭!正是因为安国公要建造新城,我们才有了这二两工钱,有了吃饭的银子!
你这个人,却是想阻挠新城的建造,甚至以此来威胁安国公,简直就是其心可诛!”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呵!实话告诉你,我们心里面明白着呢!无非就是朝堂之上,嫉妒安国公的小人罢了!”
“你这样的人,虽是饱读圣贤书,又有什么用呢?你的心是黑的,眼里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再不然便是盯着自己的仇人,却压根不在乎这件事情背后的深意!”
“若是真的如你所说,安国公不建造新城了,损失的难道是安国公吗?安国公有这么多的银子,这么多的商铺,他就是什么都不做,都能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但是他仍然选择建造新城,那是因为建造新城受益的乃是我们这些穷苦人家啊!”
一句句话,皆是那人的肺腑之言。
众人听了,眼眶都是变得有些红,他们也被这些话感动了。
而贺文林则是脸色铁青,一时间说不出话。
在他眼里,建造新城是劳民伤财,是大兴土木,是涸泽而渔。
但是,他没有想到,在这些人眼里,建造新城竟是他们能够生存下去的途径。
思来想去,仍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因为他的确是不知道,在京都府找一个能够挣到二两银子的活计有多难。
他从没有关注过……毕竟他从不需要为二两银子发愁。
但是,就让他这么承认自己错了,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对这些工人而言,建造新城是一件好事,这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但是,问题在于,这京都府几十万人,工人毕竟只是占了一部分。
除了工人,京都府还有很多其他的人。
这些人,对建造新城的看法是什么,犹未可知。
但是可以想象,这些人一定是会反对建造新城的。
首先,最主要的建造完了新城以后,这京都府的宅邸的价格一定是会下降的。
虽说,安国公掌握了不少的宅邸,但是这京都府大部分的宅邸还是掌握在一些殷实人家的手上的,人家有房契,有地契。
不用认真想,都能知道这些人一定是希望宅邸的价格不断的升高的,毕竟他们是有宅邸的人。
除此之外,若是建造了新城,这许多的人离开了京都府,会不会使京都府的繁华受到影响?
虽然贺文林对这些从其他州府赶来的人,并不是很感冒。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的确是京都府日渐繁华的最主要的原因。
若是没有这越来越多的人,京都府的繁华必定会受到影响。
举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这人力车夫。
这京都府的人力车夫,大部分都是从其他州府赶来的外乡人。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些人一般而言都是村庄里面穷苦人家的孩子,力气大,能吃苦。
因为他们的存在,这人力车的价格始终在众人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若是建造了新城,这些人全都跑到了新城去,那么这人力车夫的数量必定会减少。
人力车夫的数量减少,必定会造成这价格的上升。
这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
因而,这京都府的其他人应当是反对建造新城的吧。
贺文林想到这,不再理会众人的指责声,转身离开了这里。
甚至连一句反驳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反驳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这些工人乃是建造新城的受益者。
他需要找的乃是因为建造新城,利益受到了损害的那一批人。
想到这,他就在城南闲逛了起来。
毫无疑问,最为繁华的城南,一定是最反对建造新城的。
若是建造了新城,一部分的人肯定是会留在新城的。
玄 天 邪 尊
这样的话,新城说不定会新兴起一个类似城南的地方,城南自然是会受到影响。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周围人来人往。
小贩们叫卖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让整条街都是显得热闹非凡。
这也算是城南较好的一部分。
即便这里的商铺足够多,但是仍旧没有驱赶这些小商小贩。
因为城南各个商铺的掌柜们都是深知一个道理。
与人方便,就是于己方便。
城南之所以会如此的繁华,这些小商小贩是占了很大的功劳的。
若是没有这些小商小贩,仅仅只是各大商铺,很多没有那么富有的人家就不会选择到城南来。
正是因为这些小商小贩,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都愿意到城南来。
即便贫穷,多逛一逛,有一天若是忽然挣到了银子,也是会选择去那些商铺里面卖一卖东西的。
贺文林在小商贩之间晃悠,想了想,走到了一家馄饨摊前。
“来一碗馄饨。”
“好嘞!爷!您先坐,这馄饨稍候就到!”
贺文林听见这话,眉头微微皱起,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找了个地方坐下。
这个时候,早起干活的人早就离开了。
而不需要干活的人又都还没有起来。
正是一整天,人最少的时间。
那煮馄饨的商贩也是空闲了下来,没有那么的忙。
等馄饨的间隙,贺文林跟小商贩攀谈了起来。
“店家,你可听说最近咱们京都府有什么大事?”
那小商贩听见这话,头都没抬就道:“这位老爷,你这话算是问错了人,咱这样的人,天天都是柴米油盐,哪里有什么功夫关注这些啊,您要问什么大事,那还是去酒楼,那里的人都清楚。”
“……”
贺文林沉默。
顿了顿,又是道:“我听说安国公最近要在城外修建一座新城,你听说了吗?”
那小商贩听见这话,恍然道:“您说的是这件事啊!这有什么好打听的,整个京都府谁不知道?”
贺文林又是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那小商贩一怔,回头看了一眼贺文林,道:“老爷,您是记者吧?”

czwwu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漲租金展示-aw0mb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这么多的人,三天的时间才能空出来几辆?
别说是几辆了,就算是几十辆都不够他们分的啊!
姜三看着面前的一幕,只觉得头晕目眩,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自己能够做的就是力气活。
无非就是两个地方,一个是工地,一个是人力车,若是这两个都没有办法,就只能想办法进工坊,做个小伙计了。
但是,刚才在刘工头那里,他知道短短几天的时间,每天都是有不知道多少人跑到这工地来,但是都没有机会。
这人力车这边又是这么多的人。
就算是个傻子,此时此刻也该知道了,这京都府的活计不是这么好找的了。
沪城灵异档案
莫非真的要回老家种地?
姜三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自己已经来到了京都府这样繁华的城市,并且挣到了一些银子,现在却让他灰溜溜的回去,怎么能够甘心呢?
但是,不回去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这京都府的花销和在老家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别的不说,就只说这宅邸的租金,一个月五两银子,一年就是六十两。
他挣得这些银子最多只够他们留在京都府待一年的,仅此而已。
除此之外,还要吃饭,还要衣服,这些银子都从哪里来?
坐吃山空,这个道理,姜三还是明白的。
他站在原地,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没下决心。
再等等,再等等吧。
说不定过几天交易所那边好转一些,这边的活计就多了。
姜三心里面这么想,于是又坐着一文钱的马车回去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一连三四天,他都是如此。
清晨就到城南来,一直到黄昏再回去,但是除了一些琐碎的杂活,什么机会都没有。
加在一起,挣到的都没有半两银子。
“这样下去不行啊……”
姜三面无目的地走在路上,越发地绝望了。
交易所那边一如往常,还是不断地跌跌跌。
好似整个交易所就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永远都是跌!
也是因为如此,越发多的人没有办法在留在交易所。
无尽神功
只能出来和姜三一样,找点儿活计做。
结果显而易见,都是一样的。
姜三找不到活计,他们自然也找不到。
重生成白蛇之鱼龙九跃 爱啃花生的人
以前的时候,整个城南,各个商铺到处都是贴着招人的告示,现在呢?
仙帝归来
走很长时间,都未必能够看得见一家商铺招人的。
这也就罢了。
就一家招人的,门前还是排着很长的队。
许多人在京都府过不下去,只能选择离开。
而姜三这样还有一些家底的,仍是没有离开,选择硬撑着。
但是,渐渐的,他也萌生了退意。
这样下去,绝不是个办法。
现在回老家,说不定还能谋个好差事,等到晚了,说不定老家的府城都没有活计了。
姜三这么想着,叹了口气。
最强杀手系
他心里面还是有些不甘心。
走着走着,忽然耳旁传来了一阵噪杂的喧闹声。
抬眸望去,便看见不远处是一片粥棚。
这粥棚乃是太子殿下的。
说是太子殿下的,其实京都府的人心里面都明白。
这粥棚大多数时间还是安国公府在管。
一个月前,这粥棚还是门可罗雀,除了一些缺胳膊少腿的乞丐,很少有人愿意过来。
毕竟大家过的日子都好了,就算是不要银子,也没人愿意喝这些稀粥。
但是,此时此刻,这粥棚却是人挨着人,人挤着人。
不少人为了一碗粥,甚至争吵了起来。
其中不乏很多穿着得体之人,显然是刚刚落魄。
姜三看着他们,忽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守宮 砂
是当初跟他一起在交易所的好友。
竟是沦落到了粥棚……
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吗?
姜三眼眸一沉,收回了目光,继续往前走。
但是,他的步伐却是越发的缓慢,每走一步都好似有千钧重。
黄昏,照常回到了三拐角的宅邸。
刚进门,就听见吴氏道:“刚才这宅邸的主人来了一趟,说是下个月的租金要涨了。”
姜三听见这话,微微一怔,随即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一个月五两银子,还能怎么涨?”
虽说这京都府的宅邸很贵,但是这三拐角这么偏僻的地方,一个月五两银子,着实不算低了。
一年六十两,十年就是六百两,三十年就是一千八百两。
一千八百两买下这个宅邸,都是足够了!
就这样,他竟然还要涨租金!?
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我去找他说理去!”姜三显得有些愤怒。
一整天,所见所闻,让他已经很是郁闷,这柴米油盐的价格涨了也就罢了,毕竟因为交易所,大家生活的都不算容易。
你这租金有什么好涨的?
更何况,这五两银子的租金本就不少了!
他气冲冲地就要离开。
吴氏却是拦住了他:“不用去找,人家说的明明白白的了,下个月还是五两银子,但是下下个月就要六两银子了,咱们不愿意租,有的是人愿意……”
顿了顿,又是道:“人家说的是实话,这几天,三拐角这边来了不少牙侩,都是打听宅邸的,这样的宅邸,附近都是租六两银子,下一个月还能是五两银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姜三听见这话,沉默了,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五两的银子已经是极大的负担了,更何况是六两银子呢。
这段时间,他已经快要把整个京都府都逛了一个遍了。
就是找不到活计。
坐吃山空,这样下去怎么能行?
“哎……”姜三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眉头紧皱。
吴氏看到姜三愁眉不展的模样,劝道:“别担心,实在不行,咱们就回老家,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以前种地的时候不是也过得很好?”
“我知道你不甘心,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你让我们娘俩来京都府,见了这京都府是什么样子的,还住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已经很高兴了,回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做了个梦。”
“今早,我跟盛儿说过了,问他愿不愿意回家,他也愿意。”
“咱们回家吧,京都府再好,那也不是我们的家……”
吴氏虽然只是个村妇,但无论是见识,还是说话,跟京都府的妇人比,都是丝毫不差,甚至更好。
姜三眉头舒展了一些,陷入了沉思。
回去,还是不回去……这是一个问题。

gr1p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ptt-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四處碰壁-t6ecj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姜三听见这话,摇了摇头,道:“都已经住下了,还回什么老家?”
吴氏道:“老家怎么了?住了几十年了,不也挺好的,不是非得留在京都府才能过得好,这京都府的确是繁华,繁华又怎么样?大不了咱们回老家的府城,不是也一样?”
“不一样!”姜三的态度十分的坚决。
吴氏听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摇头叹息。
“别说了,等明天的时候,我去问问原先一块修路的兄弟,看看能不能介绍什么活计,虽然累了一点,一个月也有几两银子,足够咱们生活了。”
“好。”吴氏点了点头,也是没有再多说。
恋上异界大明星
一转眼到了第二天。
又是乘坐着一文钱的马车,姜三来到了原先修路的地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里已经是铺好了沥青路,只有旁边有几间临时搭建起来的木板屋还没有拆除。
几个老爷们搬着小板凳坐在木板屋的前面,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姜三深吸了一口气,走了上去,找到原先的工头,陪着笑:“刘老大,最近咱工地还缺人吗?”
姓刘的工头听见声音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姜三一眼。
恍惚了一下,才想起他是谁。
笑道:“哟,这不是姜三嘛,听说你前段时间在交易所挣了不少银子啊,你现在都是大富人了,还打听工地上的事情做什么?老家来亲戚了?”
姜三摇了摇头,叹息道:“哪里赚了多少银子,勉强糊弄点饭吃罢了,现在交易所那边不景气,连饭钱都挣不到了,就想来刘老大您这边看看,还缺不缺人,要是缺人的话,我现在就能干活!”
“哦,这样啊。”
刘工头听见这话,点了点头道:“交易所那边看来是不太景气,前几天,想要招人还招不到,结果这几天,人多的都招不过来……”
顿了顿,他看向姜三道:“姜三啊,咱俩也是一起搬过砖的,做了半年多的兄弟,你来找我,是信我,我也不糊弄你,这工地上的确是人满了。”
而立之年的情
对姜三这个人,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力气大,能干活。
殇歌传:影后归来
而且不偷懒。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问题是现在工地上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实在是没有这个机会啊。
倒也是奇怪,就在几天前,他们这批人打算去杜明府修路去,想要招人,快点把剩下的路给他修好。
但是呢?
一直招不到人。
这街上,到处都是拉人力车的,可见还是有人愿意卖力气的,但是就是没人愿意来工地,倒也是奇怪。
偏偏这几天,不停的有人过来。
选都选不过来。
就一天的时间,工地的人就招满了。
“哎……你要是提前说一声,我就给你留一个位置了。”
刘工头叹了口气,说道。
一 吻 情 深
姜三听见这话,微微一怔,下意识地道:“一个人都不缺了吗?”
在他的印象里,工地里可是一直缺人的啊!
放开我的安妮 陈森然的右手
每一次,无论是从哪里来了多少人,工地里都是照单全收。
怎么这一次,到他这里就不行了呢?
姜三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得罪了这个刘工头了。
但是想了半天,也是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他。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哪里得罪我了,所以我不让你来?”
刘工头问道。
守望先锋降临漫威 孤芽
“不是……”姜三连忙摆手,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还没开口,刘工头就伸手打断了他:“不用多说,其实我心里都明白,咱俩当时一起干过活,你又勤快,力气又大,能挣的银子就多,我能分到的银子就多。
我可能救了个假世界 七星少将
只要能挣到银子,就算你得罪过我,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真是工地上人满了,实在不行,你到其他工地上去看看,但我估计,也全都满了,要是你前天来,那说不定还有位置,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到处都不缺人……哎。”
“要是能帮你,老哥真就帮了,但是这工地上,每一个人都是要写在单子上面的,你也知道,之前的人都已经写上去了,现在换也来不及了啊。”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姜三也是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
而且他知道,这刘工头的确是想帮自己的。
毕竟,两人都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刘工头还愿意给他说这么多话,还从头到尾解释一遍,已经很不容易了。
若是其他人,这个时候估计早就摆手撵人了。
他挤出一抹笑容,道:“谢谢刘工头了,有机会请你吃饭。”
刘工头摆摆手,没再说话。
姜三转身离开。
漫无目的地走在自己修的路上,他只觉得一片迷惘。
工地上面竟是不要人了,他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看着周围的人力车,他脑海里面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实在不行,自己拉人力车吧。
夜色迷案 陌路无爱
都是卖力气,做什么不行?
于是,找人打听,来到了人力车行。
要知道,这人力车的价格可不便宜。
听说一个都要几十两银子。
卖是绝对卖不起的,只能租。
想要租就只能到人力车行。
刚走到人力车行的门口,他就傻眼了。
面前是人山人海。
人挨着人,人挤着人。
“这都是来租人力车的?”
姜三脱口而出。
旁边的人回道:“那可不是,这人力车多挣银子了,谁不想挣银子?”
“老哥,你以前拉人力车,能挣多少银子?”
姜三看向那人,开口问道。
那人回道:“我以前是卖菜的,就是这几天没事做,想要来看一看还有没有人力车租,估计只没有了。”
姜三听见这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里面一凉。
下一秒,就见到一堆人被撵了出来。
都市 言情 推薦
一个年轻的伙计站在门口,目光扫一圈,大声地喊道:“今天来的十辆人力车,全都已经租完了!没有人力车了,你们挤在这里也没用!全都散了吧!散了吧!”
这么快就没人力车了?
姜三站在原地,有些懵。
艾丽斯的咒语
这个时候,有人大声地问道:“那什么时候能有?”
伙计看向那人,回道:“至少也得三天,三天以后,你们再来,估计能空出几辆!”
“……”
一时间,姜三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