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北朝求生實錄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59章 南攻北守(2)推薦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在邺城外开设商铺的事情,并未引起任何波澜。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邺城的众多大佬关注的事情,只有两件。
第一件是秋收在即,去年可是歉收了一年,粮价普遍大涨。今年就等着这批粮食变现呢!收成如何,什么时候能收割完毕,非常重要。
第二件事,其实也是跟第一件事有关的,那就是种种迹象显示,北周今年冬天会进犯洛阳,这件事动静太大,基本上已经到了街知巷闻的地步。
很多人,都希望从这件事当中分一杯羹,尽量多捞点好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邺西城的鲜卑军户想从军,立军功分田地改变状况。
邺城的商人希望中枢能够多采购军需,比如布匹,粮食,药材等物,他们好大赚一笔。
邺城中枢的文臣武将,都希望能参与到这件事里面,弄点功劳,封妻荫子。
在这样一种闹哄哄的氛围当中,杨素从晋阳回到了邺城。一进邺北城,他连家门都不进,就直接去了高伯逸所在的楚王府。
这次回来,杨素吓了一大跳。因为邺南城的大体格局,并没有什么改变,依然是以位于漳河南岸的邺南城皇宫与三台为核心向外扩展,其中达官贵人的宅院遍布,普通人家被挤到更南面的地方。
而邺北城,却是一直在大兴土木,围绕着楚王府,在打造城池内部的结构,统一规划。很显然,高伯逸的心很大,而且是另辟蹊径。
杨素一眼就看出了高伯逸的谋划与长期安排。他觉得,将来高伯逸登基之后,定然是会直接将楚王府“升格”为临时的行宫。
而真正的王都,只怕还不在邺城。
想想也是,邺南城皇宫,高氏皇族一直在用,之前石虎用过,冉闵用过,慕容俊用过,苻坚用过!
转手了这么多次的地方,以高伯逸挑剔的眼光,定然是不会在这里居住的。
好比是被七八个人穿过的鞋子,再给你穿,你乐意么?定然是不乐意的。迷信点说,这座皇宫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惨烈的厮杀与阴谋诡计,不说别的,就说高洋,就在这里留下不少光辉事迹。
高伯逸将来夺取了高氏皇族的江山,住在这里,难道不怕高洋的鬼魂来索命?
心里藏着乱七八糟的想法,杨素来到楚王府,很快就被福伯带到了书房,天刚刚黑,高伯逸还在书房里看书。如今的高伯逸可不比以前了,他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光是准备与北周之间的战争,就花掉了不少时间精力。
“主公,我回来啦!”
一看到高伯逸,杨素就激动的走过去行礼。他从晋阳回来,长高了许多,也晒黑了许多,看样子,并不是整日坐在签押房里的。
“坐,说说看,晋阳如何?”
高伯逸将手里的书放下,指着对面空着的坐垫说道。
杨素连忙坐定,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布防图递给高伯逸。
“綦连猛守城应该问题不大。他已经在平阳周边建了五座小城,都是沿着汾河而建的,并未直接拱卫平阳城(山西临汾)。”
按照这个时代的军事常识,建立防御的小城,应该作为大城的“卫星”,以成“犄角”之势。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避免大城成为“孤城”。
而你沿着汾河建五座小城,那能有什么用?
杨素看样子并不像是在高伯逸面前告状,很显然,他是看出了一点眉目的。
“有点意思,你继续说下去。”
“是!”杨素顿了顿继续说道:“綦连猛是采取前轻后重的办法,并未在平阳城布置重兵,而是将军队驻扎在了周边汾水边上,并筑城。
主公请看,这个位置,不仅能够给平阳城支援,而且还可以扼守汾水关。可谓是一道锁就将两座城都看牢了。
卑职觉得若是不出击,只守成的话,保住平阳城绰绰有余。”
杨素为什么这么自信呢?因为在晋阳为数不多的补给线当中,沿着汾河运送补给,乃是一条最便捷最合适的方法。
而这五座小城,正好扼守住了河流的关键地点。运粮的船,能够直接在城外的栈桥停靠,倚靠着汾河,将五座城池天然的联系在一起,无论是人员还是物资,可以互相支援。
高伯逸凝神看着杨素送来的布防图,心中大定!
晋阳那边,由于原本的六镇鲜卑一直苦心经营,所以那里一直都有各种条件,打一场防御作战。只要不浪,守住北线一点问题都没有。
“对了,那里的棉花,铺开了么?”
今年由于晋阳错过了春耕,无法播种粮食,所以高伯逸只好让杨素牵头,在晋阳周边种植棉花!因为棉花播种季节比较靠后一点,所以刚刚好赶上能用。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要铺开棉花的生产,难度真的挺大的。
“主公请看这个。”
杨素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纸包,高伯逸拆开一看,里面有一团白白的棉花,质地看起来,比高昌国的要好些。
“主公目光如炬,晋阳地界,确实适合种棉。今年也是精耕细作,棉花的产量和质量都挺好的,比之前主公给我看的还要好。
只是,这东西能织布么?”
棉纺织这种工艺,一旦爆发出来,那是会引起工业革命的!
现在高伯逸还是小身板,根本就玩不起。
“织布是可以织的,但是,技术还不算很成熟。”
高伯逸轻叹一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棉纺织跟丝绸纺织比,那还真是个弟弟!南北朝时期的丝绸纺织,已经可以算是集合前代人的大成。
虽然比不得百花齐放的唐代,但是丝织品,已经出现了相当大的“拳头产品”。而棉纺才刚刚开始,连织布都容易断,纤维不够长,韧性不够高。
“晋阳苦寒,棉花的纺织可以排到后面,先把棉被普及就行。我给你的信上是这么说的,听说情况还不错?”
听高伯逸这么说,杨素恍然大悟道:“邺城的纸被,有好些直接送到晋阳来,将棉花填入其中,然后再运回邺城贩卖。”
还能这样操作?
一时间高伯逸也是有些错愣,要知道,造纸工坊就是他本人的,结果有这么一档事,他自己居然都不知道。

非常不錯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28章 雨中的悲歌(2)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邺南城,鱼府。利用大雨间歇的空档,鱼俱罗将马槊的枪头取了下来,拿到磨刀石上磨。
神策军将士们雄赳赳气昂昂的出邺城,然而,那只是普通军士是这样。高伯逸麾下几个大将,张彪和鱼俱罗都在邺城没走,至于为什么没走,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而鱼赞的卧房里,这位高伯逸麾下专门负责脏活累活的头目,正在服侍夫人崔泌喝药。
“阿郎,妾身已经为你安排了一条退路。绝对安全,可以到齐州。等到了齐州,再跟李夫人(李沐檀)家中联系。无论是助主公东山再起,还是你逃到夷州(台湾岛),都可以实现。”
崔泌按住鱼赞的手说道。
如果不是崔泌对自己太好了,鱼赞真是想喷她一脸。
“到那个地步,我活着还有甚滋味?”
鱼赞叹息了一声道。
如果是以前还在长安的时候,他能混到现在这样,绝对是满足得不能再满足了!甚至可以用“光宗耀祖”四个字来形容。
但是,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
当你达到了一个目标之后,定然会向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击,比如现在的鱼赞就是如此。
他不希望一直在阴沟里厮混,不想当高伯逸的“夜壶”。他想今后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朝堂之上。
所以崔泌为他准备的所谓后路,其实,不过是留着他的狗命而已。从此生活也就剩下吃喝与睡觉,连快乐都不会有。
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28章 雨中的悲歌(2)推薦
那样的生活,鱼赞不想要,他宁愿去死。
正在这时,门外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赞哥,高浚派出去的人,还没出城,就被我们抓到了。”
那声音来自于鱼赞的一个忠实狗腿子,以前在长安的时候,就一直跟着鱼赞为非作歹。
“我去去就来。”
鱼赞的城府,骗骗别人还行,骗崔泌是骗不过去的。崔泌知道,鱼赞这下又是“兴奋”了。
“阿郎去吧。”
等鱼赞走后,崔泌按着自己的心口,她觉得现在的气氛,已经压抑得要不能呼吸了。
在时代的大漩涡里,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宇文护,曾经也是无限接近那个位置,最后如何了?
有时候,真不是实力占优,就稳稳能赢的。
比如说,玄武门之变。
另外一头,鱼赞见到昏迷的那名高浚府中派出的信使之后,就带着人直接到了楚王府。此刻,张晏之坐镇楚王府书房,一道又一道的信息送来,张晏之每一条都有指派,一切井然有序。
看到这一幕,鱼赞也不得不承认,论眼光,他觉得张晏之可能比自己差点,但若是论才华,他跟对方比,那真是差远了。
“张长史,按照主公之前的分工,我将人带来了,交给你审问。”
鱼赞的意思就是:高伯逸让老子伺候你,老子才伺候你的。
“那就谢谢鱼司曹了。”
张晏之笑了笑,指着躺地上昏迷的那个人说道:“当年我在高岳身边担任贴身护卫的,自信身手还算可以,人扔这里就行了。”
他暗讽鱼赞三脚猫功夫,不动声色。既没有落鱼赞的面子,又让对方听懂了言外之意,说话的水平比鱼赞高出不止一筹。
“那在下告退了。”
鱼赞恨不得破口大骂,却也自知理亏,他确实是三脚猫功夫,上不得台面,这一点比鱼俱罗差远了,高伯逸麾下亲信里面公认的。
完全没办法摘掉帽子,也不值得。
等鱼赞走后,张晏之将人弄醒,也不催促对方,而是淡定的看高浚写的那封信。
这名门客,也是硬气,既不走,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张晏之。
“高浚必死无疑,你不必跟着陪葬。高浚给了你的,我家主公十倍给你,金钱,田宅,美人,官位,随便你挑,只要你有本事能拿得到。
我的意思你懂么?”
张晏之平静的看着面前之人,对方只是不说话,但看起来已经颇为动摇了。
这年头,所谓的礼贤下士,那都是有所求的。
比如说世家养职业杀手,平日里香车美女好酒好肉伺候着,那不是白给你的。
需要你去杀人的时候,你要义无反顾的去做!不然,你以为人家都是开善堂的么?
“今日之后,你会重新换个名字生活,其实现在不是已经很明白了么,我没有捆住你手脚,亦是没有堵住你的嘴,要死的话,你随时可以去死啊?”
张晏之给了对方灵魂一击!
那么硬的汉子,被捕后为何不自尽?
是怕死还是怕疼?
“我说……”
这位门口竹筒倒豆子一样,将他知道的计划,全部和盘托出。其实也没有什么新鲜事,跟高伯逸事前预料的大同小异。
优美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第1128章 雨中的悲歌(2)推薦
不过得到确切答案,还是令人兴奋的。因为猜测无论多么靠近事实,那也只是猜测,存在多种变数。
而现在,得到了高浚计划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关键的一部分,张晏之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就按目前的计划,可以稳稳吃住高浚等一伙人!
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未知。战争当中,未知的东西越少,已知的东西越多,那么胜算就越大。
张晏之将信装到竹筒里,重新烤了一道火漆,递给高浚的门客。
“去送信,高浚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的承诺依然有效。”
张晏之和蔼的说道。
那位门客拿着竹筒,头也不回的走了,看上去态度甚为坚决。
但是张晏之知道对方一定会再回来的!
当你将灵魂出卖给魔鬼以后,从前还有的底线,就已经变得没了底线!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等那人走后,张晏之叫来张家的一位远房子侄,将早就写好的书信用竹筒封好交给他说道:“就按照我昨夜交代你的,去送信。如果有波折,那么……你就带着红娘逃到周国去吧。没有了高都督,齐国必败无疑,不如早些在周国呆着。”
“族叔……您这是?”
这名子侄名叫张宝,因为机灵而被张家送来给张晏之打下手的。
“我没事,谁敢保证万事都十拿九稳呢?凡事都还有个万一呢。”
张晏之感慨的说道,自家那个女儿他知道什么德行,要是没了自己,没了高伯逸,真不知道她要怎么活。
做男人,特别是做父亲,真不容易啊。

熱門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第1121章 伐無道,誅暴齊(完)展示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神策军离开邺城,到底妥当不妥当?
答案是很明确的,那就是非常不妥当。高氏皇族的很多宗室,都在蠢蠢欲动,互相串联,想干什么事情,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这个时候把神策军带离邺城,并且将邺城的城防,交给高家的一位王爷……这不是纯粹找不自在么?
杨愔觉得,以高伯逸的作风来说,得意忘形的可能性,基本是零。
也就是说,高伯逸现在玩的,不过是古人玩剩下的那些,郑伯克段的把戏。借此机会,一举铲除高氏皇族的势力,还让人无话可说。
所以,杨愔必须站出来阻止这件事发生。因为高欢对他有知遇之恩,高澄对他也是有知遇之恩,更别说高洋,几乎是将齐国的政务全部交给他打理。
这份恩情,是不能不还的。只要这次能救高家宗室的人一命,他对高家两代人的恩情就算还完了,以后谁再要去作死,就不关他杨愔的事了。
此外,自今年以来,他被高伯逸手下那帮狗腿子挤兑得很厉害,若是高家宗室都被高伯逸收拾了,只怕自己“乞骸骨”,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于情于理,杨愔都必须要站出来阻止高伯逸将神策军带离邺城。
“杨宰辅,军务的事情,我来决定就好了。你是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永安王高浚?”
高伯逸笑眯眯的对杨愔说道,身上气势暴涨!
这个软钉子,碰不得,无论怎么说,都会得罪人。
“杨宰辅,所谓用人不疑,永安王高浚怎么说也是陛下的叔叔,他难道还信不过么?”
李祖娥“疑惑”的问道。
杨愔瞬间哑火了。
他难道说高伯逸这样做,会给高氏皇族的人以不切实际的“幻想”?他难道说高浚本人,说不定就是最反对高伯逸的人?
很多事情,大家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行了,说出来是万万不能的。
“微臣,没有异议了。”
杨愔讪讪的退回原位。他这一哑火,其他人更不会有什么意见,这件事就这样被定下来了。
之后议论秋收、军训、徭役等事情时,杨愔完全是心不在焉的,根本不知道究竟讨论了些什么,也感觉那些完全没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没有意思呢?因为邺城马上就要动乱了啊!都要动乱了,你再去说什么秋收啊之类的,不觉得可笑么?
杨愔也是有些恼怒。
高伯逸明明知道秋收在即,居然不把秋收搞定就玩那些骚操作。高氏皇族的人,想夺权已经想红了眼睛,他们也是不会顾及秋收的。
这两拨人,简直就是把国家大事当儿戏,只为了争权夺利,根本不考虑民生。原本杨愔以为高伯逸不是这样的人,现在看来,似乎跟高欢是一丘之貉。
朝会散了以后,杨愔堵在邺南城皇宫的门口,等着高伯逸出来。从愤怒到疑惑,从疑惑到了然,等了一个多时辰,才看到高伯逸从皇宫大门里走出来。
很明显,高伯逸之前是跟李祖娥见面了。至于说两人到底是在做什么,不得而知,杨愔也不想去映证那些流言。
“宰辅大人似乎今日有空?”
高伯逸意味深长的问道。
听到这话杨愔气得面色发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边走边说。”
两人走在邺城繁华的街道上,道路两边的店铺,比一年前,明显的提升了一个档次。高伯逸一直都是坐犊车去上朝,很少这样直接在街上走,一时间,他也感觉恍若隔世。
“你看这邺城,现在的北方的明珠,但是,很快就要毁在你和某些人手里,你于心何忍?”
杨愔双目平视前方,若无其事的说道,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你,操多了心,而且是些冤枉心思。”
高伯逸一字一句的答道。
对于这个回答,杨愔并不满意。他有些生气的闷哼了一声道:“哼,说得倒是好听。高浚是什么人,你了解么,你跟他接触多么?他连朝会都没有来,你就可以邺城放心交到他手里,你真当我是三岁孩童么?”
杨愔指出高伯逸行事逻辑里面最大的硬伤,那就是……他本人,跟高浚并不熟悉,甚至没有一起共事过。
而现在却把邺城的防卫交给对方。
要说没猫腻,谁信啊?
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呀。
“永安王贤明的名声在外嘛,谁都有可能搞事情,他是不会的。”
高伯逸言不由衷的说道。
高浚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会不会疑惑呢?
会的。
高氏皇族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知道了高伯逸居然这么“蠢”,会不会觉得其中有诈呢?
也会的。
但是,他们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只要高浚能控制住邺城的城防,哪怕只有一个晚上。那么高睿带着他麾下的人马,从常山奔袭到邺城,也就够了。
然后控制皇宫,以李祖娥的名义解除神策军的武装,或者群起而攻之。在占据“大义”的情况下,未必没有一丝机会。
总比慢性死亡要强。
这就是高家很多人的想法。烫手的山芋,火种的板栗,香固然是很香的,但是能不能吃到,就看自己本事如何了。
他们也从来没考虑过,自己一帮人会不会被高伯逸“反杀”。
就算他们不做,难道高伯逸就会放过他们么?其实,收拾掉这些人,本身就是高伯逸暗中进行的计划之一,如果不是这样,他如何会重用鱼赞?
还不就是等着鱼赞彻底本喷黑了之后,将其扔掉。
这些都是江湖中常见的老套路了,大家都这么玩的,高伯逸不是第一个,自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所以高伯逸对杨愔说的那句“操了闲心”,还真不是挤兑他,而只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
“那秋收呢?秋收怎么办?”
“这一点,我已经安排好了,杨宰辅不必担心。贱内今日在家里熬了汤,等我回去喝,杨宰辅要是没有别的话要说,恕在下告辞。”
高伯逸转过身,侧过来对着杨愔双手拢袖行了一礼,随即上了竹竿架着的犊车。
“唉,为之奈何?”
杨愔长叹一声,竟然感觉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优美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093章 興師問罪(下)熱推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当高伯逸看到李祖勋腰间真的带着佩剑的时候,第一感觉不是吃惊和害怕,而是想起渣渣辉那句台词“系兄弟就来砍我!”,不由得哑然失笑。
每当高伯逸想起前世的一些记忆时,就会感觉,他依然是一个现代人,他在这个时代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只不过,此时高伯逸的“哑然失笑”,在李祖升眼中,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在他看来,高伯逸那是“得意的笑”,是一种翅膀硬了不受掌控后的“猖狂大笑”!
“你现在还笑得出来!我都担心沐檀要守寡!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
李祖勋失望的捶足顿胸,就差没把他们之间的桌案掀翻了。
“让王琳入扬州,让很多人不舒服了,对么?”
高伯逸笑眯眯的问道。
赵郡李氏的势力不在南面,他们主要是以控制山东为主,并未打两淮的主意。当然,淮南那边盘子太大,谁都吃不下,可以说各家都有份。
如果不是这样,南陈到淮南,淮南到整个齐国,再通过晋阳和幽州到草原的商路,哪里会如此顺畅呢?
这顿大餐肯定是每一家都有吃的,不管是多是少,只要参与,就不会闹事。这条线路已经夸张到盗匪山贼不敢过问的地步,谁敢碰,谁就是所有人的公敌。
然而高伯逸现在想把王琳弄进来,王琳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淮南淮北本地的世家,那可是印象深刻得很。可以说,王琳就是“泥腿子”的代言人!
在前世的历史书中,王琳是读作大将军,写作社团头目的人物。正因为不跟世家穿一条裤子,他才能团结手下的兄弟。
也正因为如此,当他败亡的时候,就无法东山再起了。在这个年代,没有世家的帮助,你或许能得逞一时,但最终,还是会失败。
除非你能一直赢,一直不输!
现在,高伯逸就是北方汉人世家推到前台的“代言人”,他现在要把王琳掺和到世家最核心的利益里面,人家能不心急?
现在还只是放个风声出来,就已经有人闹到了李祖勋那里。高伯逸完全可以想象,假如王琳带着大军进入北齐之后,这帮人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或者说,那时候,已经没有这帮人不敢干的!
当然,世家也是知道,现在高伯逸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高伯逸了。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彼此之间的弹性空间还是很大的。
所以,今日李祖勋来这里,也是来探探高伯逸的口风,顺便了解一下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他们再来根据高伯逸的态度,来决定自己的对策。
“叔父,我问个问题,如果你可以回答,那么,王琳的事情,我再也不过问,就当这人没有写信过来,如何?”
看到高伯逸没有狡辩,李祖勋面色稍缓道:“你说,我听着呢。”
“淮南,乃是齐国南面的最前沿。陈国现在虽然没有异动,然而一旦有事,扬州势必被战火席卷。
试问,有谁,可以坐镇淮南,让陈国不敢轻举妄动?”
呃……这话,还真是把李祖勋问住了。
过了很久,他才有些犹疑的问道:“齐国这不是有你么?”
“可以,老虎也会打盹的。更何况,如果我不在邺城坐镇,那么,周国来了以后,难道从淮南发兵去抵抗周国大军么?”
这个问题,李祖勋照样不能回答,因为高伯逸说得很对。再说了,如果对方不坐镇邺城,他们这样的中枢朝臣,哪怕开朝会,都怕被高氏皇族的人割了脑袋!
比起自家小命来说,淮南那点事情,也就不是问题了。
“更何况,叔父想过没有。假如王琳不入淮南,那么谁最得利?”
高伯逸沉声问道。
还不等李祖勋说话,他就继续说道:“是谁得利最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李氏得利最多。”
北方世家,依靠自己在家乡的“邬堡经济”,也就是说,以家族为核心的一个个带有庄园功能的邬堡,矗立在北方平原上。
这些家族,都是汉人世家的核心。一方面,他们有抵抗异族入侵的能力,至少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另外一方面,他们以邬堡为核心,控制着家乡周边的土地。
那些佃户,既是部曲,也是创造劳动价值的机器!
所以世家的势力,带有极强的地域性。脱离了地盘来谈世家力量,那就是耍流氓!赵郡李氏的力量,在淮南是使不出来的。
他们只有依靠占据邺城中枢的高伯逸,才能在扬州贸易这顿大餐里面分一杯羹。也就是说,他们的利益,是依靠支持高伯逸“上位”后,别人给他们面子而给的。
因为别人不给他们面子,那么高伯逸就不会给那些人面子,这是一个复杂却并不曲折的关系。
所以当高伯逸跟李祖勋阐明了其中的利害之后,这位杨素的岳父大人,就瞬间明悟了。
“你是说,让王琳,当一条看门恶犬?”
“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
高伯逸摆摆手道:“有王琳和他的部曲在,陈国就不敢动弹。而王琳有世家的掣肘,他才会更加依靠中枢的力量,去压制世家。
同样的,淮南世家也会害怕王琳使用极端手段,所以他们也会紧密的跟朝廷联系。
但是他们又不会直接来找我,而是会……”
高伯逸指了指李祖勋,然后笑着说道:“他们只会来找叔父您说话。这有求于人嘛,话就好说了,对不对?”
“对对对对对!哎呀,我现在不服老都不行啊!你这一手玩得真好,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李祖勋开怀大笑,就好像今天是来给高伯逸报喜,而不是来兴师问罪一样。人们都是这样的,大家都是唯结果论者,只要结果是好的,那么过程是怎么样的,并不重要。
李祖勋想知道的是,王琳入淮南,对于赵郡李氏来说,对于他本人来说,是好是坏。至于其他世家的利益,那都要排在后面。
当得到高伯逸肯定的回答以后,他自然就不会在意其他人怎么在耳边聒噪了。
送走李祖勋以后,高伯逸一个人来到书房,摊开大纸准备写信。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093章 興師問罪(下)
他喃喃自语道:“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2kme9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77章 蓄勢待發(2)讀書-jl9ds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此时长安的院落,比起邺城或者其他关中以外的城池,要粗鄙简陋得多。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说来话长,要从前秦氐族入主长安开始说起。
氐族乃是所谓的“五胡”之一,但他们汉化比较彻底,平日里与汉人杂居,彼此间的差别与其他“四胡”比起来,要小很多。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对于长安的建筑风格,带来了极为迥异的影响。
氐族记录于世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是以盖木板房为住所的,这一点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有详细记载。
氐族人相对于其他四胡,是比较手巧的,不过他们习惯盖板房,你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是跟汉人玩的那一套建筑,不是一种套路。
司马家的西晋丢了北方之后,苻坚一家入主关中。于是乎,氐族人也把“板房改造”的习惯带到了长安。
差一分的青春 红瓤西瓜
前秦后秦加起来时间不短,待北魏占据长安后,这里又不是都城,自然也没什么人搭理,更别提有整体改建这种事情了。
于是乎,长安城的风格就变得越来越怪异,直到最后面目全非。
此时此刻,唐邕正跪坐在一间简陋院落的厢房毛毡上,等着所谓“贵客”的前来,当然,这里的贵客,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孤身前来,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可以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
甚至可以说是屈辱。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现在的他,早已不见当初的丰神俊逸,只有面上的沧桑与风尘仆仆。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年轻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唐邕还是有几分眼力劲的。在北周,能穿着镶嵌金边的黑袍,袍子上还绣有龙纹,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你可知朕为何要来见你?”
宇文邕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并不想跟唐邕玩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
“知道,因为,你想对付高伯逸。”
唐邕面无表情的说道,宇文邕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都是直呼其名,十分无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与其说是看不起唐邕,倒不如说是一种冰凉的漠视。
宇文邕根本就不在乎唐邕这个人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甚至是高演,他也没看得太过重要。
能利用呢,固然是好的。但是利用不上的话,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那样呗。在宇文邕眼中,这些人都是失败者。
而失败者本身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高兴的话,就礼遇他们一下,不高兴,直接当做看不见就好了。
只有高伯逸,还有他控制之下的齐国,才是真正的对手!
这两人一见面,气氛就僵硬了,站在门外的杨坚,连忙走了进来打圆场道:“陛下,唐先生说有破齐良策,不如先听听他说什么。”
杨坚的话极大的缓解了宇文邕与唐邕之间见面的尴尬。
一个没把另一个当回事,感觉在浪费时间。
一个在苦苦死撑,不想被人看扁了。
“嗯,也好。那你说说看,要如何破齐?连段韶都是手下败将了,你难道比他还有本事?”
宇文邕对高伯逸居然能把段韶干掉,感觉非常惊奇。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作为一个帝王,甚至是已经上手,能熟练处理各种政务的帝王。
他们看待问题的方式,往往都是“唯结果论”。只要能把事情办成,那你就是有用的大臣。相反,如果事情办砸了,无论过程是多么努力,也没有用。
在宇文邕看来,高伯逸就是厉害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这个人是胜利者。
你一个失败者在这里叫嚣个毛呢?
幸好唐邕还没有大放厥词,不然宇文邕绝对拿鞋底扇他脸。
“在下认为,若是齐国不乱,周国是没有机会的,至少现在没有。”
唐邕冷静的对着宇文邕拱了拱手。
萌少驾到之别惹小孩 上官珊亚
听到这话,宇文邕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不得不说,就凭唐邕这厮一句话,就能看出深浅来了。
火影之傲世影圣 落叶文轩
这个人,脑子是清醒的。
“那么,齐国在什么情况下,会乱呢?”
宇文邕不动声色问道。
星一逝传奇之海棠记
这个时候,唐邕看起来,才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
“高氏夺权的时候,就是齐国乱起来的时候。
当然,若是仅仅高氏夺权,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周国若是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那么……大事可定也。”
唐邕坚定的说道。
他口中的大事是什么,不说宇文邕也明白。
“你是说……齐国有人要对付高伯逸?”
宇文邕眯着眼睛问道。
唐邕微微沉默了片刻道:“我逃到洛阳的时候,高孝珩就在考虑起兵的事情,只是他觉得……没有周国的帮助,希望很渺茫。”
有那么点意思了!
宇文邕感觉得出来,唐邕并不想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想想也是,如果全说了,那就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不是么?
但是完全不说的话,又显得诚意不足,所以先说点点不那么重要的,然后再来讨价还价。唐邕要想在长安立足,必须要展现自己的价值,否则……还不如回洛阳呢。
“杨坚,你是怎么给朕办事的!唐先生远道而来,怎么不安排个好点的院子,连个下仆都没有。
超级位面大亨 安静的海藻
妻贵 莞迩
不知道的,还以为朕是在软禁唐先生呢!”
宇文邕生气的站起来,侧过头对杨坚骂道。
“抱歉,这是微臣的错。”
杨坚淡然对着宇文邕拱手道,态度平静,并不惶恐。他似乎完全猜透了宇文邕的心思一样。如果此时他表现得太过于卑微窝囊,那么宇文邕会很不高兴。
相反,如果杨坚推诿辩解,也会让宇文邕反感。
现在这样的尺度,拿捏得恰到好处。
杨坚的态度便是:我嘴上承认错了,实际上,却并没有做错什么。
娇妻有毒 落花如雪
陛下你也没做错什么,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顾全唐邕的脸面,给大家一个台阶下罢了。
台阶太陡了,我可不能滚下去!
“哼,知错就好,立刻去给唐先生安排幽静舒适的住处,仆人和侍女都要配齐,不可怠慢了,知道么?下次朕来的时候,不希望再到这种地方来了!”
说完,他转过身对唐邕问道:“朕的安排,唐先生可还满意?”

bj4dk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072章 神來之筆(下)鑒賞-ot0la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华丽的大厅里,王琳和他麾下的亲信都督们,齐聚一堂,分两边跪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摆放着着各种春季的时令菜。
胖紙的消瘦羅曼史
当初,萧詧占据襄阳的时候,在这里营造了一座行宫。当然,后面他将襄阳让给西魏,然后入主江陵,这座行宫也就被废弃不用。西魏的粗鄙武人,也看不上他的老巢。如今,这座行宫成了王琳处理政务的地方,颇有些“小朝廷”的意思。
鳳逆天下
此刻虽然冷盘和热菜都上齐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王琳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小弟”们也会一直等。
“今日叫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要事,我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琳端坐于主位上,手里拿出一叠纸,那是高伯逸让竹竿送来的信。
大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吧。”司马陆纳对着王琳抱拳说道。
这一位可以说算得上王琳的死忠了,当初王僧辩要斩王琳,这家伙立刻就兵变了。若不是王琳手下这帮兄弟给你又抱团,他脑袋都不知道搬家过几回了。
九元器
事实上,现在王琳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方大佬,在荆襄之地称王称霸。然而,仔细想想,他被北齐北周东西“夹击”,没有任何发展空间。
只要哪一边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
王琳虽然名义上投靠了北齐,实际上基本处于“不听调”亦是“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而高伯逸当初之所以跟王琳交好,不要求对方做这做那,原因很简单。
他只需要王琳暂时把荆襄这块地盘“卡着”而已,至于对方要不要投靠齐国,要不要回邺城,对于高伯逸来说完全无所谓!
那是高洋的齐国,又不是他的齐国!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可以放纵王琳为所欲为,现在却不行了,因为高伯逸现在是处于“当家”的状态。他给王琳写信,也是为了给对方指一条“明路”。
或者叫将其纳入自身的体系中。
“邺城的高大都督来信了,给我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王琳的声音不怒自威,但从话语间听得出来,他还相当犹豫。
看到手下都不说话,他才慢悠悠说道:“高大都督在信中说,襄阳处于齐国与周国对峙的前线,一旦周国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那么对襄阳动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琳说了一半,停下来观察手下的表情。不得不说,他这话说得非常在理,潘忠、陆纳等亲信,全都是默默点头,或交头接耳。
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樊城现在都是在北周手里呢,隔着一条汉江而已。
“那么,高大都督的建议是什么呢?”
穿書之炮灰自救攻略
祭和念
陆纳不动声色的问道。
“高大都督建议,我们放弃荆襄,让齐军接替。然后整体的转移到齐国的淮南之地,我担任两淮行台大都督,你们还是我的手下,一起镇守扬州。”
王琳的话,如同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他麾下那些亲信不是没想过回两淮故乡。
只不过,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看起来,却更像是陷阱,而非福报!
“我等失去襄阳,犹如龙游浅滩,任人宰割。高大都督若是等我们入境齐国以后又翻脸,那要如何自处?”
心思缜密的陆纳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到时候高伯逸要是翻脸,那要怎么办?现在他们占据荆襄,不管是北齐也好,北周也罢,收拾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周国打来抱齐国大腿,齐国打来抱周国大腿,岂不美哉?大军在齐国行军,你敢保证一定安全?
万一遇到武装到牙齿的“盗匪”,被伏击一下,到时候跟谁说理去?
陆纳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就有些微凉了。
其实,他们在座的人,除了荆襄本地的以外,其余的人,都是两淮跑水路出身的。亲朋好友和家人,都在那里。
可以说这帮人的根子就在两淮。如果他们跟北齐对抗的话,真的做不到直起腰杆子,因为,屠刀随时都会落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头上。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纠结的另外一个原因。
“可是,高都督跟我们翻脸,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平日里一直都比较莽撞的潘忠,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问题。
对啊,大家本身就是无仇无怨的,高伯逸要收拾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要盯着王琳不放呢?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高伯逸的敌人排行榜里面,王琳都会排在很后面。
可以说双方合作的空间是远远大于分歧的。
壹寵到底,陸少的嬌妻
这么一想,貌似此番去淮南,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回到家乡作威作福……呃,叫衣锦还乡吧,还是挺爽的一件事,不是么?
王琳麾下没什么谋士,都是些热血汉子,平日里不会思考那么多。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高伯逸能讲信用的话。
“高大都督还说,今年周国很可能会对齐国用兵,荆襄之地,估计也难逃战火。不过若是能去淮南的话,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
王琳看似在总结,实际上则是在不动声色的劝说。到底要怎么样,他心中早已有腹稿了,只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荆襄之地在前线,对手是周军。淮南虽然也是前线,但对手却是长江对岸的南陈!
南陈可比北周弱鸡多了。更何况,现在北齐与南陈的贸易枢纽,就在扬州!待在这个花花世界,绝对比看似安全的襄阳要好多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王琳自知手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之前是没有办法,只能困守荆襄。现在有了别的出路,无论有没有危险,人们都时常会忽略事物的风险,而只盯着诱人的前景。
“诸位,你们都回去好好想一想,明日正午,还是在这里,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开吃吧!”
王琳大手一挥,宣布开席。
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思全在回淮南上面,哪怕面前是龙肝凤胆,吃起来恐怕也是毫无滋味。
平日里的大碗喝酒,觥筹交错不见了,只剩下埋头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