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愛下-第0260章 想吃回頭草?鑒賞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师生三人正说得热闹,楼道远处传来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脚步声。
小的脚步声应该是孙老师的掌上明珠夏夏。不过夏夏的脚步声听上去,夏夏的兴致似乎不高。
平时回来,夏夏多半是一蹦一跳,跟只活泼的小兔子似的。此刻听她的脚步声,好像略微有点拘束,有点迟疑。
“夏夏回来了。”江跃提醒道。
老孙一愣,随即道:“怎么回来了?她妈说带她去逛逛,这才刚出门不久啊。她们前脚出门,你们差不多就到了。”
算起来,出门应该都不超过十五分钟。
娘俩还没走到楼道口,夏夏妈就把女儿一把拽住,停在楼道口,低声问道:“夏夏,妈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住了吗?”
别看夏夏年纪小,心里头却敞亮,一双灵动的眼珠子无辜地看着妈妈,却是摇了摇头。
“哎,你这丫头,真把我急死了。就这么几句话,怎么就记不住呢?你诚心跟妈捣乱是不是?”
夏夏还是不说话,只摇头。
夏夏妈本来就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要翻脸的人,以前没离婚,在家基本是她一个人说了算,不管老公还是女儿,脾气一上来,谁都骂。
难得的是,她这会儿虽然火气极大,看上去都快气得七孔生烟了,但还是强行压制住。
努力摆出一副很慈祥的笑脸,单手摸着夏夏的脸蛋。
“夏夏,妈妈真的好爱你,舍不得你。妈这段时间每天都失眠,半夜里想到你就睡不着觉。妈想来想去,我们一家人还是应该生活在一起,那才完美,夏夏你说对不对?”
夏夏不做声,黑眼睛骨碌碌看着她妈,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至少她妈期待的感动和投怀送抱,并没有在夏夏脸上出现。
夏夏妈面色顿时很难看。
苦情戏都到这份上了,这丫头没心没肺还是怎么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夏夏,你到底有没有听妈说?难道你就不想妈妈?你就不想妈妈回来跟你一起生活?你就不想外公外婆回家,咱们一家子开开心心生活?”
母女俩的位置,离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加上夏夏妈刻意压低嗓子,因此屋子里老孙也好,童迪也好,都没听到外面的动静。
可这一切,江跃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由得一脸苦笑。
当初闹死闹活要离开的是你,现在又蛊惑女儿,想绑架女儿打亲情牌回家?继续吃老孙的软饭,继续让老孙一拖四?
想起这个前师母,江跃脑仁都疼。
他作为学生,这些年都记不清看过多少次她耍泼。记忆中,她几乎每天都在吐槽自己瞎了眼,抱怨老孙没本事,害她跟着吃苦。
老孙每次都被闹得生无可恋,如果不是因为女儿,老孙估计一秒钟都不想忍她。
好不容易,上次老孙出了被误抓那一档子事,矛盾彻底激化,名存实亡的婚姻终于画上一个句号。
老孙及时止损,终止了这段婚姻,成全她去追求她想象中的幸福。
连江跃这个局外人都为老孙感到幸福,觉得他总算拨开阴霾,见到生活的阳光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才离开多久?居然就要回来吃回头草?
这简直太可怕了。
江跃望向老孙,不由得产生了些许同情。好不容易吹散的阴霾,难道又要笼罩过来?
老孙不明所以,便要出门查看,却被江跃一把拉住,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去。
这个时候出去,听到外面这一幕教唆,场面恐怕会非常尴尬。都是成年人,彼此留点面子。
这时候,夏夏妈已经看出些名堂了,夏夏不是听不懂她的话,这丫头是故意气她,故意装傻。
“死丫头,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就这么没良心?你到底说不说?你给我记好了,回去抱住你爸大腿就哭,说你想妈妈,想外公外婆,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记住没有?你要是不说,妈……妈就大耳光子抽你!”
这女人到底性情不好,几句话没说好,就暴露她粗鲁暴躁的一面。
“哇!”
夏夏嘴巴一咧,大哭起来。
老孙听到女儿的哭声,完全站不住了。一把就冲出屋外。正见到夏夏妈伸手要去拎夏夏的耳朵。
“你干什么?”老孙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夏夏拽到自己身后,横眉冷目瞪着夏夏妈。
“我……我没干什么啊。”夏夏妈撇撇嘴,正想开口埋汰,忽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想起今时不比往日。
只是,她一向习惯了在老孙头上撒野,一下子要她放低姿态,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老孙……你别那么凶,我真没怎么着她。她也是我的女儿,我还能把她怎么样不成?”
这女人双手搓着楼道栏杆,看到了老孙身后的江跃和童迪,见有外人在,更加有点不自在。
强作笑脸道:“小江也在啊,别在门口站着啊,屋里坐,屋里坐。小江,师母听说,你现在可出息了。还救过夏夏对吧?师母可真要好好感谢你,夏夏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这一口一个师母,搞得江跃都有点鸡皮疙瘩直冒。
老孙没开口,他也不好纠正。
老孙轻轻拍着夏夏的肩膀,冷冷纠正道:“前师母。”
夏夏妈横了老孙一眼:“分得那么清干什么?都是一家人,夫妻俩闹点别扭,你还记仇了?一个大男人,当着学生的面,就不能大度一点么?小江你说是不是?你来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江跃很想说,我也做不到这么大度。
不过这种话,心里说说就好。
嘴上笑道:“师母,你们的家事我不太了解,我一个晚辈也不好插嘴。要不,你们聊着?”
“别啊,好不容易来一趟。进屋进屋,师母给你们泡茶。”
老孙皱眉,上前一步,堵在楼道口。
“当着孩子的面,还是自重吧。既然分开了,保持点分寸,别搞得那么不见外。现在这是我家,不是你家。”
当初离婚的时候,老孙几乎算是净身出户。除了这套住房是学校安排,对方要不去之外,其他能给对方的,几乎都归了对方。
他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女儿。
女儿夏夏也跟爸爸一条心,父女二人反而过得比以前更清净,更自在,虽然不完美,但显然更幸福。
看到女儿并没有受到父母离婚的影响,反而比以前更开朗,老孙真心后悔,后悔自己这些年竟然过得如此和稀泥,竟然没有果断终止这段荒唐的婚姻。
对他而言,除了女儿之外,这个女人带给他的一直是噩梦,没完没了的噩梦。
一拖四的模式也就罢了,在家地位低也就算了,成天没完没了的抱怨,一个男人的心气何存?
伪爱情 空虚少爷01
所以,离婚之后,老孙是真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怎么可能允许这个噩梦再次进入他的家门。
夏夏妈显然没料到,一向蔫不拉几的老孙,竟然会直接出言阻止她。
婚可是她提出的,她一直认为老孙是不想离,含着泪被迫离的。
如果她要回来,老孙就算面子上要死撑一下,心里必然是一百个乐意的。只要夏夏推波助澜一下,她觉得自己回来完全没问题,甚至是对老孙的一种恩赐。
“老孙,行啊,翅膀硬了,长能耐了啊。是不是找到别的狐狸精了?告诉你,我是夏夏的亲妈,这个家就有我一份。”
老孙冷笑道:“这个家?当初那个家所有的份,不都被你搜刮走了吗?现在这个家,跟你有啥关系?”
“夏夏,你说,你欢不欢迎妈回来?你欢不欢迎外公外婆回来?”
夏夏本来探出了半个脑袋,听了这话,却缩回了老孙背后。
“好啊,老孙,你平时就这么教唆女儿的?连亲妈都不要?这不是养白眼狼吗?老娘怀胎十月生了她,小小年纪就这么没良心?”
“得了,得了,耍泼上别人家耍去,别在我家丢人现眼。我孙斌为人师表,学生我都教,还会不知道怎么教我女儿?你自己怎么当妈,平时怎么做人,心里没点数么?”
江跃都忍不住给老孙的态度点赞了。
就该是这种态度,绝不能松口,一旦开了口子,这女人绝对是趁虚而入,从此撵不走了。
裹挟着女儿的名义,又开启白吃白喝模式。
老孙又不傻,一拖四的日子还没过够?做牛做马还能上瘾?
夏夏妈大概齐是铁了心要折腾事,一屁股坐在楼道上,直接开哭腔了。
“孙斌,老娘跟了你这么多年,就算嫖娼也得给嫖资吧?你现在家门都不让我进,你还是人吗?”
“你……不可理喻!当初离婚,家里的存款不都给你了?外面那套小房子不也过户你名下?你还想怎么样?我没上你家哭穷,你倒来我这耍泼了?要不是当着女儿的面,我跟你多说一个字都脏了我的嘴巴。”
“孙斌,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老娘今天好心好意来找你,不想看到女儿孤苦伶仃,如果你表现好,也不是不能考虑复合的事。你这个态度……”
“打住,你赶紧给我打住。态度我就这个态度,复合的事拜托不要提,我谢谢你了。女儿有我这个爹,有这么多师兄照顾,一点都不孤苦伶仃。你打哪里来回哪里去吧。你有房有存款,日子比我这个穷教书匠舒坦多了,我们不要彼此添堵,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我没钱。”
“你好意思说没钱?那几十万存款都被你吃了?”
“我弟不是在大城市买房,差点首付吗?都给他凑首付去了。我现在连基本开支都开不动了。三张嘴巴人吃马嚼的,你以为我日子过得容易吗我?”
原来如此……
雁月剑
传说中的扶弟魔?
这种世道,还敢把存款全部给弟弟凑首付?这心得多大?
关键她自己还是个好吃懒做的婆娘,上面还有两张嘴。坐吃山空的状态,居然还敢把存款全拿去当扶弟魔。
老孙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此刻是终于确信,这婆娘脑瓜里绝对是豆腐渣。
不过,对不住了,这是你们的家事,跟我没关系。
“你哭穷该跟你弟哭去,我这你哭不着。你们一家人的家事,我这个陌生人也插不上嘴。虽说那些存款都是我的血汗钱,就当我随份子好了。咱们以后各不相欠,还是不要互相打扰了。”
不管这个女人今天要玩什么花样,老孙的态度就是不信不听不管,别跟我来这一套。
这个场面倒是印证了那句话,你自己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这个前师母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倒是江跃和童迪倍感尴尬。
好在老孙态度坚决,始终不松口。这位前师母软磨硬泡,始终打不开缺口,最后老羞成怒,凶巴巴放下狠话。
“老孙,你无情,别怪我无义。我知道你囤了很多物资,你想一个人吃独食?让老娘喝西北风?哪有那么好的事?你等着!”
这时候也不管什么师母不师母了,对江跃和童迪也是横眉怒眼,气哄哄走了。
江跃摇摇头,心里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悲哀。
戏都演到这份上了,女儿夏夏始终都不肯为她说句话,可见她这些年对老孙,对夏夏的伤害有多深。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孙老师,刚还说你这门防不住人,没想到第一个惦记的,竟会是前师母大人。我看她确实不像是善罢甘休的人,只怕有的缠磨。”
老孙也是一头大包,倍感无力。
这都造了什么孽啊。
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一家子,怎么还跟橡皮糖似的,黏住松不开了?
“肥肥,孙老师这边,你和豆豆真得多看着点。要是孙老师这边吃亏了,我可饶不了你们。”
童迪嘿嘿笑道:“班长你就放心吧,只要孙老师一句话,他们就别想进这个门。”
到底是觉醒者,童迪这点底气还是有的。
上门抢东西,且不说还有王法,世道还没崩坏到那份上。就算世道崩坏,他们还真能让他们硬抢了孙老师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