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六百三十四章四聖母殺囚封鎮,截教主怒上崑崙(求月票)分享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四圣母运转仙剑,远处一重重宫阙门户升起。黄河阵彻底崩溃,取而代之是由四大圣母和八百上清仙真联合演化的诛仙剑阵。
精美宏伟的宫殿自成乾坤,断绝三位帝君和外界的联系,就连他们的教主圣境也受到些许压制。
煞气森森飒飒,阴冷的剑气环绕三帝君身畔,引起元神示警。
三帝君冥冥中有感,自己的大道面临终结,有陨落帝崩之厄。
“我的天皇圣境受到压制,已经出现破败气象。”
任鸿的天皇境中,万千神兽受诛仙剑阵的毁灭剑道感染,陷入死亡衰劫。
青玄帝君身上亮起清微仙光,对自己三人一刷,将三圣境的毁灭气息净化,稳固准教主的层次。
“师弟,你道行最浅,在我身边别乱动。”面对诛仙剑阵,青玄帝君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生怕自己三人有一丁点的马虎。
南极帝君挑动寿眉,对戮仙阙上的玄云圣母道:“道友,你等摆下诛仙阵,莫忘了往昔故事。”
哪次弄出诛仙阵,截教讨好了?还不如那座万仙阵呢。
正如任鸿所言,杀伐之器伤人伤己,一个不慎就是自己先倒霉。
任鸿低声问青玄:“师兄,此阵非四位教主而不能破,咱们三人要不要先退去?”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三人失利,而是害怕诛仙阵斩杀自己时,自己会忍不住动用天皇秘传的同归于尽手段,把敌我双方全部弄死,形成一个毁天灭地的寂灭黑洞。
“那也要能出去。”青玄祭起清微珠,缥缈灵云徐徐荡开,将自己三人护住。
“如今你我三人修为被压,宛如陷入他方世界,先想办法离开吧。”
他对任鸿眨眼。
任鸿欲言又止,但想了想,主动扯开青玄帝君的袖袍:“师兄,别装了。老师敢让你来,肯定有防备。说——带了什么法宝?”
“没有,真没有。”青玄捂着袖口,不让任鸿去拿。
边上,南极帝君仍在跟玄云圣母扯皮。突然,他余光瞥见青玄帝君袖袍露出的一丝黑色幡角,脱口而出:“元始开天幡?”
不远处,玄云圣母脸色大变,赶紧封闭戮仙阙,催动无数道戮仙金光激射三帝君。
任鸿敲响万神钟,一尊尊神灵虚影环绕在他身边,以万神大道碾碎金光。他高呼道:“师兄,不要跟她们留情。快拿神幡打碎戮仙阙,破了她们的诛仙剑阵。”
金灵圣母在东方诛仙阙上,听到任鸿呼唤,心中大惊:师伯未免太护短。我辈仅仅以黄河阵邀战,他就把自己的至宝神幡赐下?要我们不拿来诛仙四剑,岂非一个个都难逃劫数?
教主至宝,品级犹在大罗天尊的大道灵宝之上。大道灵宝蕴含大罗不朽之道,历量劫而不磨。可教主至宝是唯一一类可以从无量劫度过的宝物。
甚至有人猜测,教主们之所以能不断度过无量劫,也跟他们持有的至宝有关。
“师妹们,快将法力送去戮仙阙!”
单凭玄云圣母一人之力,碰到三位帝君和一件教主级别的先天至宝,怕是要凉。
陷仙门前,龟灵圣母招呼身后二百仙家联合催动剑气,满天红光涌向戮仙阙。
绝仙阙上,无当圣母也和身边同门一起运转上清道法,将一道黑黝黝的剑气斩向戮仙阙下的三位帝君。
金灵圣母更是如此,她调度中枢,将诛仙剑阵的七成威能转入戮仙阙,以求抗衡青玄帝君手中的至宝神幡。
这正是诛仙剑阵的巧妙之处。四大剑门抽取天地杀伐之气,在每一剑门积蓄教主级威能。若单独一位教主入阵,便可将剑门之力周转叠加。看似面对一门,实则针对四门。
“罢了。”青玄帝君从袖袍拿出黑幡,一股股混沌之气散开。
玄云、赵朗面色戒惧,调动全部力量进行防御。
“原本还想留下几分情面,既然截教诸位逼迫,那只能送你们上路。”青玄面色肃然,调动全部法力注入黑幡,斩出一道混沌罡气。
戮仙阙接受其他三方的力量,诛戮陷绝四大剑意集合,也斩出一道毁天灭地的无上杀伐之剑迎向混沌罡气。
噗嗤——
那道混沌罡气犹如纸糊般,轻而易举被杀伐剑意戳穿,甚至那道剑意刺伤青玄帝君。
若非帝君头顶升起一青一紫两颗宝珠护身,怕是那一瞬间就要身陨。
饶是如此,帝君右臂齐根而断,喷出一大片始青祖炁进行修复。
“怎么会这样?”圣母们愣了。
但无当圣母率先反应过来:“不好,对方有诈。那幡是万宝如意神禁拟化。”
金灵圣母二话不说,再度运转诛仙剑阵,妄图平衡剑阵内的能源,将注入戮仙阙的力量回收。
“晚了!”任鸿横在戮仙门前,双手握着净世天剑插入地面。纯白色的净火在诛仙阵中炸开,原本隶属于诛仙剑阵的煞气不断被净世火吞噬,从而转变为净世天剑的力量。
噗嗤——
任鸿双臂青筋暴起,诛仙剑阵中的煞气之浓烈,杀意之霸道,对他造成一重重反噬,仙衣双袖在这股冲击中化作碎片。
任鸿死死咬牙,努力压制着诛仙剑阵的恢复。
南极师兄,你可要抓紧,我只能给你争取三个弹指的时间。
……
任鸿切断戮仙阙和陷仙门之间的能源循环,使得陷仙门的煞气无法回归。
换言之,这里就是破绽!
雷霆迅疾冲入陷仙门,神霄圣境展开,玉清仙家一股脑杀出来。就连帝君的九霄化身也全部出手,催动神霄大道演化一重重雷劫,将上空的陷仙剑锁死。
龟灵圣母在四圣母中最弱,而南极帝君却是玉清一脉有数的大能。两人刚一交手,圣母的阴阳日月大法就被雷霆打崩。
她道域中孕育的三千皓日、九万银月刚一接触,就被雷霆全部击穿。
“师弟,可以了!”
帝君头顶升起雷光宝塔,纠缠陷仙门。
任鸿收回净世天剑,划破手指点化血蚊,嗡嗡飞来陷仙门,刺入龟灵圣母体内,一举吸干圣母精血。
陷仙门失守,诛仙剑阵隔绝外界的封锁出现破绽。任鸿三人的修为马上恢复,青玄转入金灵圣母一方,南极帝君再度折返戮仙阙,而任鸿杀向绝仙门。
一路猛冲,不论头顶何等剑气攻击斩下,三位帝君统统运转庆云金灯抵消。
象征法力道行的金花不断被剑气斩落。三位圣母全力施为,一口气削掉三位帝君上千年的法力。
奈何帝君持有圣境,源源不断从宇宙摄取力量,根本不在乎。
“无当师姐,这次是你们败了!”
无当看到任鸿,少年双袖断去,但仍不失英气。他赤裸双臂挥舞净世剑和万神钟。一重重大道撼动九天,砍崩绝仙门,来到宫阙之前。
圣母气得砸出无当轮:“小贼,还我师妹命来!”
龟灵圣母之死,是任鸿运转万神大道,模拟血海教主的血蚊,抽干龟灵圣母的精血,逼她应验自己的劫数诅咒。
任鸿伸出右手,掌心运转玉清法力,开辟寰宇六合时空将无当轮封印。
然后,他嬉皮笑脸道:“师姐,你这话未免偏心。方才龟灵偷袭我和青玄师兄时,你怎么不说话?”
六合珠祭起,五把神剑化作神兽扑向绝仙阙中的各路上清仙家。至于无当圣母,被任鸿用勾陈如意打伤,收入宝珠小心封印。
另一边,金灵圣母也在质问青玄帝君。
“你和任鸿那小子,到底是谁的注意?”
“我的主意。但他瞬间明白我的打算。”
这一次落入诛仙剑阵,的确是三位帝君失算。
可青玄和金灵多少量劫的交情,知道她的小心。
尤其是那几位圣母都被自家老师用至宝弄死过,一个个都有心理阴影。
他以万宝如意神禁拟化教主至宝,又跟任鸿一唱一和,让截教误以为元始天尊早有安排,从而将大半力量送入戮仙阙,给任鸿和南极制造机会,抢先击杀龟灵圣母。
“也幸好任鸿师弟的净世天剑乃此界无上杀伐神器,可以阻隔诛仙剑阵一瞬。不然……”
不然金灵圣母反应过来,没等南极和任鸿杀了龟灵圣母,就能快速回防,将两位帝君斩杀在半路。
“师妹,这一劫你由我对付,无身陨之厄,就不要元神上天宫了。你随我去金光洞修行几年,回头大劫过去,再入坎宫坐镇。”
青玄不容金灵圣母质疑,清微圣境喷涌万道玄气把圣母镇压。至于圣母身边的其他上清仙人,九龙神火罩一拢,统统化为灰烬。
戮仙阙上,南极帝君招呼玉清诸仙和上清仙人们斗法。同样,九重神霄府化作囚笼,把玄云圣母拿下。
唯有赵朗心知大势已去,收拢残存同道逃回金鳌岛。
……
四圣母一死三镇,诛仙剑阵当即破碎,只有四把悬空而立的仙剑。
南极:“阵图被赵朗带回金鳌岛,怕是还打算布置诛仙剑阵。咱们先将四剑封印,带回去给老师复命。”
青玄正要说话,突然金鳌岛方向爆发惊天煞气。
四把神剑被无形之力催动,一座贯通天地的教主圣境开辟,充斥着宇宙寂灭大道。一座座宇宙毁灭的虚影出现在圣境中,足足有数千个宇宙毁灭的劫运之力。
那一刻,任鸿三人的教主圣境宛如水月镜花,刚一接触便化作乌有。
任鸿看着数千个宇宙的毁灭,元神落入永劫之境,险些彻底崩毁。
突然,他怀中勾陈如意亮起灵光,遥遥引来一道仙光包裹三仙,将他们身上的毁灭气息一一洗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睁开眼,任鸿看到自己头顶的三宝玉如意。
如意运转三才,引来天穹日月星辰,大地水火神风,以及天宝、灵宝、神宝之道,将四剑演化的教主圣境打碎。
“尔等速速归来,准备昆仑决战。”
“是!”
任鸿伸手一指,将玄云圣母囚禁的广成子、纪清媛等统统救出。然后催动勾陈如意,凭借那一缕冥冥中的牵引,带着所有玉清仙人回归昆仑山。
……
金鳌岛,赵朗狼狈归来,捧着阵图跪在教主座前。
通天教主让多宝接过阵图,冷着脸缓缓站起来。
“走,上昆仑。”
四位圣母联手被镇压,这一举动着实超出教主意料。
在他想来,四位圣母三显一隐,又有诛仙四剑在手,怎么可能被三人击败?就算那三位有教主圣境加持,就能赢过四圣母?
莫非,这就是帝君气运得天道加护?
哼!天数?截教就是不信天数!
东海之上,金鳌岛犹如一座堡垒缓缓升起。所有在东海修行的上清弟子从各处仙岛走出,飞向金鳌岛,一同赶赴昆仑。
金鳌岛离开,东海地动山摇,龙族感受到外面动静,赶紧出来窥探。
只见一尊上清仙家手持宝珠,将东海之水收走一半。多宝道人手擒星辰,将满天星斗装入口袋。还有一些道人将远处仙岛化作印章、玉盘等法宝……
“他……他们这是要跟昆仑拼命啊!”
东海水位下降,也引得其他三海异动,水位跟着变化。至于满天星斗的消失,连带日月轨迹都出现问题,天地间一片昏暗。
任鸿等人回归昆仑,便看到多宝道人出手取走满天星斗。
他对青玄道:“多宝师兄这么做,恶了我等天庭。一会儿记得多打他几下。”
青玄苦笑:“不用。咱们囚禁三圣母,一会儿他不找咱们麻烦就算好了。”
南极帝君:“师弟,你的天皇大道能统摄群星。一会儿记得破去碧游宫的二十八星宿道法。免得那些人展开星斗大阵,杀害我家门徒。”
“明白。”
三帝君交流了一阵,元始天尊出手将广成子等人复原。
“尔等稍后回归仙峰张开阵法,这一劫是阐截杀伐,定要分个你死我活。”
不仅如此,回头佛教那两位,还有古神的两位娘娘。
元始天尊想到这,就有些头大。
幸运的是……我这边好歹有天宝徒儿在。
天宝君这次也不睡觉了,他正襟危坐在元始天尊之侧,展露属于自己的天宝圣境。
“稍后,你拦住西方阿弥陀,他性子沉稳,不会和我们结死仇。”
“弟子晓得。”
“南极、青玄、勾陈,你三人有教主圣境。待会儿随为师对战几位教主,体验一下教主层次的战斗。”
“其他弟子听从广成子调度。”
“慈航,你去西昆仑借来王母道友的灵宝。稍后我们运转昆仑守山大阵,西昆仑也要纳入阵内。”
“赤精子,你去南昆仑将离火旗接过来,一会儿摆下先天五行大阵。”
秘密 (美)奥里森·马登
“任鸿,你将六合珠拆解,把五口神剑挂在五方阵前。既然上清一派要用诛仙剑阵,咱们也彰显一番玉清手段。”
天尊一一安排下去,更将各种大道灵宝赐下。最后,掏出一件教主至宝借给任鸿:“这是太元至宝,你留着护身,保护自己和媛儿。”
那是一卷神图,名讳“太元净世图”。
任鸿接过来后,便察觉一股玄妙大道试着净化自己。刚才在诛仙阵中沾染的煞气,统统化为乌有。甚至那股力量和净世天剑极为契合,一攻一守。
青玄见状,上前求宝:“老师,您可不能偏心。给师弟至宝,却不给我和两位师兄。”
元始天尊叹道:“为师历经无量劫数,真正趁手的教主至宝无非宝珠、神幡和如意三件。给你师弟的,也是其他教主的证道法器。也罢——”
天尊将三宝如意递给天宝君。
“此物借你。”
接着,大殿有雷霆玉树冉冉升起,树冠寄托十二万九千六百种雷霆宝珠,飞向南极帝君。
“这是我一位道友的证道之物,暂借你护身。”
那是一尊古老时代的雷神,曾和伏羲争夺雷霆大道。但这几个无量劫,他早已沉睡。
任鸿看到这颗雷树,心中一动。隐约觉得这颗雷树和“西极”有关。
青玄看到南极都有至宝,再看向元始天尊。
天尊只得将自己的元始珠给他。
元始珠,便是他元始大道的源头,也是最初晋升教主时的证道至宝。人间供奉三清像,有时候元始天尊手托宝珠,便是由此而来。
天宝君看到天尊仅留下神幡护身,忙道:“老师,万不可如此。您稍后对抗诸位教主,必须留着元始珠护身。”
论天尊诸宝,没有任何一件媲美元始珠。
青玄也惶恐道:“弟子一时儿戏,万万不敢承接此物。”
那可是元始珠。拿这件东西,几乎可以说是玉清一派的教统传人,下一代掌教至尊,他哪敢接?
天尊想了想,大殿蓦然亮起玄光,有烈焰熊熊燃烧,继而生长宝莲。
莲开十二品,花心犹若一座仙道宇宙。
“这是我另一位道友的教主至宝,你拿着防身。”顿了顿,天尊道:“之后莫要还了。这一量劫,都由你执掌。”
看到天尊一口气拿出三位同道的教主圣器,任鸿眼中发光,心下暗道:老师不愧是历经多次无量劫数的强者。他到底有多少道友啊?而且这么多道友都愿意把至宝借给他保管?
任鸿哪知,元始天尊号称元始一气证道,仙道至尊,一路走来不知扶持点化了多少仙道教主。他和灵宝、太上三人手中的仙道教主至宝,每人都有十余件。三人加起来的总数,都能比得上娲皇宫寄存的教主圣器了。
轰隆——
昆仑山外,云光尽灭。
四口杀剑森然插入昆仑墟四方,天空飘落阵图,将整座大昆仑山纳入剑阵之内。
“师兄,把那三个小子交出来。不然今日之后,昆仑山就不用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