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據理力爭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李绩眉头一蹙,才刚与程咬金谈及长孙冲,这么巧长孙冲的信儿便来了……
他快步上前,先从李二陛下手中结果一张信纸,继而与坐在李二陛下面前的长孙无忌、尉迟敬德颔首致意,然后才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展开信纸细细品读。
信中所言甚为简短,毕竟是向外传递情报,自然不适合长篇大论。言及“王幢军”正集结于牡丹峰,一支按兵不动,渊盖苏文大有形势不妙便由“王幢军”保护之下向南突围之意。并且恳请唐军加大攻势,只需攻陷由渊盖苏文的弟弟渊净土镇守的大城山城,他便会引领唐军攻克安鹤宫,然后汇合大军,攻陷七星门,杀入平穰城……
看完信笺,李绩起身恭敬的将信笺放在李二陛下面前的书案上,捋了捋颌下胡须。
尉迟敬德振奋道:“长孙大郎熟知平穰城之防务,又有舆图在手,只需攻入城内,渊盖苏文便是死路一条,东征之战可终结矣!”
倒也不怪他兴奋。
这一仗打到现在,已然非是双方兵力、战术、军械之对决,而早已成为意志力的比拼。
但凡战争之中提及“意志力”这三个字,就意味着已然陷入苦战,辎重之靡费、兵员之耗损都已经达到一个濒临崩溃之境地,谁顶不住,谁就大败亏输,胜败只在一线间。
这等情形,实在是将领兵卒最不愿意看到的,若是能够及早结束这场战争,谁能不额手称庆、拍手称快?
李二陛下亦是神情欢欣,“王幢军”之行踪一经确认,他心中便仿佛卸下一块大石。眼下之战局虽然胶着,但唐军优势明显,高句丽仅只是负隅顽抗,没多一天,高句丽的底蕴便消弭一分,用不了多久就能形成碾压之势,奠定胜局。
唯一不安稳之因素,便是实力强横又神秘莫测的“王幢军”,一旦战局紧要之时这支军队陡然加入战场,会产生极大之变数,甚至于若是在胜负抵定之时有可能左右战局之胜负。
眼下既然已近有了“王幢军”之行踪,且渊盖苏文甚至有了在“王幢军”护卫之下向南突围的想法,可见平穰城之战虽然尚未正式开始,却已经有了十足之胜算。
“此战着实艰苦,之前谋划之时未曾思虑到眼下之境地,此乃朕之过也。不过有赖诸位与全军将士厉兵秣马、不畏牺牲,才终见曙光,这份功勋足以震古烁今,万古流芳!”
李二陛下甚是欣慰。
自家知自家事,自从踏足辽东御驾亲征以来,他始终承受着精神与身体的双重压力,若非依靠丹药支撑焕发神采,怕是很难熬到今日,早就大病一场,惹得军心涣散、士气低迷。
如今战事终于见到结束之曙光,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真怕在这么熬下去,自己的身体支撑不住,发生什么不可挽回之意外。若是那样,休说东征大军会顷刻之间崩溃分裂,眼瞅着即将完成的东征大业功亏一篑,巨大的反噬甚至会导致帝国政局动荡,无数野心勃勃之辈粉墨登场,万里江山烽烟处处。
到那个时候,他李二非但无法成为千古一帝、功盖诸皇,甚至有可能如隋炀帝那般成为历史的罪人……
长孙无忌起身离座,之后跪伏在地,悲声道:“犬子糊涂,先前误入歧途,犯下弥天大错,幸得陛下不杀之恩,长孙家上下愿意以血肉之躯铸就陛下千古一帝之辉煌,虽万死而无悔!”
这个时候如此表态,言语之中又满是吹捧之意,李二陛下自然龙颜大悦,笑着拍了拍椅子扶手,感慨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大郎此番深入虎穴,探得渊贼之机密,助我大军覆亡高句丽,开创前古未有之功勋,朕又岂能吝啬有一个准许其改过自新的机会?辅机放心,朕答允你的事,断然不会翻脸不认账。”
他知道长孙无忌担心什么。
犯下谋逆大罪,最终却得了戴罪立功之机会且能够重返长安……这种事就算他李二陛下点头答允,可到时候御史台那帮子御史言官必定群起弹劾,甚至将风潮搅合得满朝混乱。
万一到时候李二陛下借口迫于压力改口不认账,他长孙无忌又能如何?
……
李绩在旁边忍了半天。
他本是坚忍淡泊的性子,等闲不愿掺合进这等攸关别人子弟前程之事,长孙冲是否能够重返长安在他看来根本不重要。固然有些“藐视王法”的嫌疑,可李二陛下乃是皇帝,皇权至上,凌驾于王法之上又有什么不妥?
只是见到几乎所有人都深信长孙冲之判断,丝毫没有半分戒备之心,却令他有些忍无可忍。
千金医刻 清风下的雪
趁着长孙无忌起身坐回座位,李绩谏言道:“陛下明鉴,东征之事,干系太大,任何一个决断都要前思后想、仔细斟酌。长孙冲固然潜伏于平穰城,能够接近渊盖苏文的权力核心,但是其传出的消息却也要反复论证、详细考量,切不可深信不疑。否则一旦出了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他已经尽量用最为平缓的说辞提醒李二陛下以及诸人,不能将军国大事寄托于一个“细作”的谍报之上,更何况这个“细作”还曾有过“谋逆”之先例?
即便如此,也引来长孙无忌的强烈不满。
他沉着脸,瞪着李绩,问道:“英国公之意,是犬子之用心不可信,亦或是老夫之对陛下之忠心存疑?”
这话很明显有些倚老卖老,当然,李绩纵然身为宰辅之首,但是论功勋、论资历,都远远不如长孙无忌。
然而李绩平素低调隐忍,脾气却绝对不小,听闻长孙无忌之言,怒气也有些升腾,瞥了长孙无忌一眼,淡然道:“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令郎未曾谋反之前,谁能想到深受皇恩的长孙家长子嫡孙会做出那等禽兽不如之行径?”
长孙无忌勃然大怒,怒叱道:“放肆!犬子犯错,陛下已然惩罚,如今陛下已然宽恕其罪,允可其戴罪立功,英国公却这般纠缠不休,莫不是想要违抗君命?”
鬼怪公寓 wen
帽子挺大,李绩完全不怵,但语气也缓和下来:“赵国公休要这般胡搅蛮缠,犯下谋逆大罪乃是令郎,不是在下。吾也不是不信令郎之忠心,只不过渊盖苏文奸诈,万一早已得知令郎暗中将高句丽军机偷偷传递出去,故而设下埋伏,岂非糟糕?多一分小心总归是好的。”
他现在极为厌烦长孙无忌,不过也明白这等紧要时刻非是内乱之时,否则影响了军心士气,有损大局。
自己现在是宰辅之首,大权在握,当真想要拾掇拾掇长孙无忌,让他知晓眼下的大唐谁话事,往后有的是法子。
当着陛下的面,一定要保持自己对事不对人的立场……
长孙无忌怒气未歇,正欲说话,李二陛下已经蹙眉摆手,沉声道:“英国公之言,实乃老成谋国,对于长孙冲所传递之信息应当仔细甄别、小心应对,免得坠入渊贼奸计之中而不自知。兹事体大,不得不慎。”
长孙无忌满腹言语,硬生生噎住,再不多言,闷声道:“陛下所言甚是。”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没办法,无论陛下真心还是假意,李绩身为宰辅之首,陛下自然是要偏向他一些的,与李绩起了冲突,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真真是英雄白头、美人迟暮,想当年似这等情况陛下总会站在自己一边,如今浪潮奔涌,自己这前浪显然已经被拍在沙滩之上……
李二陛下又看向李绩,道:“长孙冲所传回之信息,朕会亲自甄别,英国公放心便是。”
李绩得了自己想要的目的,马上收敛,低眉垂眼道:“陛下英明,微臣这就出去亲临一线,指挥大军攻伐大城山城。”
长剑相思 古龙
“嗯,去吧,战阵之上流失无眼,要多加小心。”
“喏。”
走出中军大帐,李绩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色,感受着北风刀子一般刮在脸上,心中因为长孙冲而来的担忧消减几分,深吸口气,在亲兵护卫之下骑上战马,奔赴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