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第0259章 童肥肥的異能讀書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杜一峰好像永远有听不完的小道消息。
最重要的是,他眼下说的这个小道消息之前一直不说,直到江跃来了才说出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杜一峰对江跃以外的人,压根没有信心啊。
要说星城一中,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跟扬帆中学较劲。诡异时代之前,抢生源,比升学率,比考上名牌大学的数目,比教研成果,比论文多寡……
混沌圣尊
甚至连女老师的质量私底下都要比。
所以,星城一中这时候下战书,虽然有些怪怪的,却没让大家觉得很意外。
韩晶晶这几天也很少来学校,对学校发生的事也未能及时掌握。
听了杜一峰的话,韩晶晶撇撇嘴:“星城一中最近看来是真膨胀了啊。”
下战书这种事,星城一中是经常干的。
当初田径队,篮球队,足球队,都给扬帆中学下过战书。
当然,多数时候,扬帆中学都会把星城一中摁在地上摩擦。
毕竟,这些年,星城一中不管是生源质量,还是招生规模上,都被星城一中稳压一头。
杜一峰道:“也不怪人家一中膨胀,一中从京城回来的那位天才调门很高,听说是他倒逼一中校方。”
天才总有些脾气的。
一中好不容易挖了个天才,自然要顺着天才的意思。
不然人家干嘛一定要待在一中,别的学校难道就不香么?
“说的就是那个测试220%强度的么?”
“就是他啊,不然的话,一中自己本校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哪来的胆量叫嚣咱们扬帆中学?”
“这么嚣张,叫什么名字?”韩晶晶蹙眉问道。
“不太清楚,好像姓吴还是啥。”
“吴定超。”江跃忽然道。
“咦?老大你怎么知道?打听过?”茅豆豆惊讶无比。
“前两天听别人提过一嘴。”江跃含含糊糊道。
谁都想不到,江跃知道吴定超这个名字,是在闹鬼的银渊公寓里,是那位萧子健嘴里听到的。
而且,当时萧子健说吴定超的时候,江跃还顺便躺了好几枪。
“吴定超,吾定超,这意思是一定要超过咱们扬帆中学?”有人牵强附会地解读起这个名字。
“狗屁!取个名字就能超过咱们扬帆中学,老子要是改名茅镇星,岂非可以镇压整个星城?”茅豆豆叫嚷起来。
他本身就是天不服,地不服的性格。
“豆豆,你特么就少说两句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咱们扬帆中学扛把子呢!”有人揶揄道。
“是啊,真要跟一中干,也到不了你这啊。”
茅豆豆翻一个白眼:“轮不到老子,难道还能轮到你们两个废柴?谁不知道,扬帆中学扛把子,那就是我跃哥,社会我跃哥,人狠话不多。”
江跃顿时一阵无语:“说了半天,战书在哪呢?”
杜一峰道:“应该还在校方高层那里,要不找高翊老师问问?”
“算了,我先去看看童迪。你们先聊着。”
大家说到战书的时候,江跃附和几句,这种鸡毛蒜皮的意气之争,在他眼里压根算不得什么大事,跟小屁孩玩泥巴差不多。
童迪居然瘦了。
这是江跃没想到的,遭一场变故,整个人居然瘦了一圈。
童迪显然也知道是江跃救了他,见到江跃时,也分外亲近,拉着江跃就往外走。
“肥肥,你这是要拉我去哪啊?”
“班长,咱们找个偏僻的地方说去,这里人多。”
童肥肥虽然也很逗比,但他的性格跟茅豆豆不同。茅豆豆有些举动明显无厘头,未必有什么深意。
可童肥肥如果这么做,肯定是有事。
两人走到宿舍后面那片空地上,还是那棵老榕树,那条小路上。
这一带来的人一向不多,尤其是最近各种诡异传闻甚嚣尘上,大家对相对偏一些的地段,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加上今天走读生很多不来学校,住宿生也有一部分逃离。以至于整个校园相对平时萧瑟多了。
“班长,你相信特异功能吗?”童肥肥认真地问道。
如果是以前,江跃肯定会摇头表示不信。
不过眼下经历了这么多诡异事件,他江跃本人,就是一个特异功能的代表,自然不可能昧着良心说不信。
“肥肥,诡异时代来临,你说的特异功能,肯定是存在的。就好比你那对耳机,其实就是一种诅咒……”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耳机这件事。”童迪连连点头,“我是说,我好像有特意功能了。”
“啊?”江跃惊讶,“什么特意功能?”
童迪本身是觉醒者,难道进一步觉醒,获得了别的天赋技能?
“我能跟这棵老榕树交流。”童迪靠在老榕树下,口气无比认真。
“我能听懂它的意思,而且它也能接收到我的脑电波,我们能够形成意识交流。”
意识交流?一个人和一棵树?
这听起来咋那么神奇呢。
考虑到童迪喜欢看小说,这该不会是小说看多了,自己脑补出来的技能吧?
见江跃将信将疑,童迪忙道:“班长,你不信我吗?”
江跃苦笑道:“我不是不信,我是好奇,你们是怎么交流的?你怎么证明你们之间有交流?”
“它说,它说我是超凡者,是个强大的精神念师。”
好吧,越说越像小说情节了。不过也亏得是江跃,他并没打击童迪,反而颇为好奇。
“肥肥,你说的这些,别人肯定未必信,只要你拿出证据,我肯定信。”
“好,那你等着。”
童迪说着,靠在老榕树上,缓缓闭上眼睛,仿佛要进入冥想状态。
片刻后,童迪开口道:“请你挥舞树枝,连续六次。”
童迪话音落下,江跃好奇地抬头看。
这老榕树枝繁叶茂,树枝竟真的舞动起来。这种舞动不是风出过来那种自然起舞,而是非常刻意,像是人类挥舞手臂一样,幅度不小,连续舞动起来。
不多不少,正好六次。
有趣了!
这回还真不由得江跃不信。
“请落十片树叶,落在我同学跟前。”
此刻的童迪,便像一个得道之士,言出法随,那榕树晃动起来,一片片树叶竟真的飘落下来。
一片一片落在江跃面前。
一片,两片,三片……
不多也不少,又是正好十片。
好家伙!
这还真是神了。这可不仅仅是和老榕树沟通,甚至还能操控老榕树啊。这是什么神奇技能?
“怎么样?”童迪睁开眼来,面上有些得色,朝江跃扬着脑袋。
“服了,服了。”江跃竖起大拇指,“肥肥,看来你是真觉醒了,而且不单单是肉身的觉醒,还伴随天赋技能啊。”
“班长,这就是技能吗?这么说,我是真正的超凡者?”
“妥妥的!”江跃非常肯定地点头,“别的植物,你能沟通吗?”
“我试过了,不行……”童迪沮丧地摇摇头,“除了这棵老榕树外,其他的植物都不行。”
“你也别急,说不定这才是刚刚觉醒的技能,级别还不够。以后慢慢变强,也许一块石头都能沟通呢?再说了,你跟这老榕树感情好啊,说不定你们早就形成了默契,培养了亲和度,所以你第一个可以沟通的就是它。”
要说童肥肥跟这老榕树是真的关系很好,经常一个人坐在树下看小说,一看就是大半天。
“班长,还是你靠谱。我要是跟其他说这个事,他们多半以为我是神经病。”
“不不不,肥肥,你一定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这就是你的天赋,是诡异时代给你打开的窗口,绝不要因为别人的看法改变你自己,一定要深耕,要挖掘这个技能,让它成为你的资本,强大的资本。”
到底是班长,是童迪最信任的人。
江跃这一席话,对童迪的鼓舞极大。
童迪一双细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散发着欣喜狂热的光芒。
“班长,还有一件事……”
“哦?”
“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
“我梦到……我梦到世界上出现了很多怪物,我们人类被这些怪物到处追杀,到处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到最后,我们剩下的人类,都不足现在的三成……”
江跃叹道:“未来,这可能不仅仅是个梦,也许会成为现实。”
“不过,童迪,不管这是不是个梦,外头都千万不能说。”
童迪面色凝重点点头:“我知道的。”
“你还梦到什么?”
“我梦到七螺山。”
“七螺山怎么了?”
“我梦到七螺山变高了,那里出现了很多奇怪生物,都是地球没有的物种。七螺山其中一座山峰深处,有一个巨大的虫卵,通体姿色,每到夜间,就会散发着刺目的紫光,冲天而起。”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是这个梦好像很奇怪,只要我闭上眼睛去联想,这个梦就好像会自动续上,在我脑海里反复出现那些画面。而且给出的提示好像很危险,是个大凶之兆。”
梦多次出现,这种事江跃其实也遇到过。
同样的一个梦,梦里的场景多次出现,科学解释不了,但很多人都会遇到这种状况。
可是从童肥肥嘴里说出,此刻却显得极为诡异。
想了片刻,江跃叹一口气:“算了,这些事,你也别对别人说,自己知道就好。有什么新的发现,随时告诉我。对了,昨天我提醒你们囤积一些食物,你有没有囤?”
“有的有的,要说囤食,我可比多数人积极多啦。不然你以为我这身肥肉是怎样来的?”
“囤了就好。”江跃笑了笑,“我顺道去孙老师家看看,你去吗?”
“好啊。我去,我当然去。”
童迪一边走,一边慨叹,“讲真,虽然我是进了专属班,可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那里的氛围。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孙老师那个班没有散,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一直到毕业。”
老孙那个班,要说班级氛围,那是没说的。
江跃的意外到访,让孙斌颇感意外。
“孙老师,现在班里什么情况?”
孙斌苦笑道:“我当了这么多年老师,今年算是长见识了。马上就要高考,一个高考班,请假的请假,旷课的旷课,离开的离开,学生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你说这叫什么事?”
“世道如此,这也不是您的错,每个班情况应该都差不多吧?”
“唉!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孙斌感慨。
“孙老师,今后这只怕是常态,而且可能会越来越严重。除了适应,还是适应。”
“道理我知道,这心里头还是觉得伤感。对了,江跃,你不是说在老家么?怎么回来的?”
跟老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了。
“好小子,专机接送,你行啊。”
“孙老师,昨天让你囤物资,看来你囤了不少啊。”江跃看着这半屋子都是各种食物和物资。
“别人的话我可以不听,你小子的话,我现在能不信?幸好我行动早,执行力坚决。听说到了后面,超市被抢购一空。”
江跃心中暗暗叹气,现在道路损坏,物流必然受到极大影响。各种物资的流通不畅快,许多地方必然要出现物资紧缺的局面。
星城只怕也难独善其身。
当然,这些事情轮不到江跃操心。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童迪却忽然道:“孙老师,你这门锁,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啊。照我看,得加固。”
老孙住的地方,是学校的教职工宿舍,门只是普通的木门,锁也只是普通的老式牛头锁,这玩意,一个成年人都能直接撞开。
英雄 好漢
江跃深以为然,点头道:“确实应该加固,还得有些防身的玩意。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
“肥肥,你跟豆豆都在学校,自己平时小心点,有事没事多来孙老师这里转转,也就几步路。”
学生宿舍楼跟教职工宿舍楼离得不远,几十米路,那边大声疾呼,这边必能听到。
“放心,谁要是不长眼敢打孙老师的主意,我童肥肥一定打断他的腿,然后再让茅豆豆用他十九长矛爆他菊花……”
老孙万没想到一向老实的童迪,竟然说话这么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