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神乎其神閲讀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孟绍原真的是神了啊。
袁剑到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
还真的被他破获了一个日特潜伏点。
那个米行,一共两个日本特务,三个中国特务。
负责人是山内都富,少尉。
他们在长沙潜伏了差不多三个月了,一直没有暴露。
而这次,为了在长沙搞破坏,他们准备了一批炸药,就在今晚,准备在长沙引爆。
后来进去的那两个人,是日方为了配合他们,特意悄悄潜伏进长沙的两个爆炸专家。
结果行动还没有开始,就被一网打尽了。
执行抓捕的时候,一个专家和一个特务死了。
其余人都被生擒。
除了武器弹药炸药,还从米行里缴获电台一部。
而对这些特务们的审讯也在抓紧展开。
袁剑服了,真的服了。
在长沙潜伏了一年了,谁都没有发现。
可怎么人家一来,就在街上转了转,就能够破获了呢?
而且避免了一次爆炸破获。
袁剑是真心实意去向孟绍原请教这个疑惑的。
“其实很简单。”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我之前就说过,长沙是最前线,而且日方即将对长沙再次发动进攻,这里肯定隐藏着大批敌特。
我呢,就想着,上街去转转,没准运气好就被我发现了?转了一上午,也没什么收获,没想到经过那家米行的时候,嘿,我运气不错,发现那里肯定有问题。”
唯我独裁 巡洋舰
“你怎么发现有问题的?”袁剑满脸疑惑。
“一路上我也经过一些米行。”孟绍原轻松地说道:“要么大门紧闭,要么就是挂个天价的牌子出来,这家倒好,开着门,一粒米都没有。米行没米,开门做什么?
四个伙计,在那聊天,一个空空如也的米行,还放着四个伙计为什么?当时我就产生了疑惑,所以特别问了一下你长沙米市的情况。
你说的,让我更加确定我的怀疑了,但一切都只是怀疑,没准人家就是愿意养着四个伙计,开着门什么事都不做呢?
我再观察了一下,米行的门口放了一盆花,袁主任,是不是有些不伦不类的?我可不可以这么判断,这盆花是传递安全的信号?
而且我特别注意了一下那四个伙计。每次有客人进来,他们会立即停止聊天,警惕的注视进来的客人,客人一问有没有米,他们会立刻不耐烦的把客人轰走。
四个人坐的位置是怎么样的?两个人坐在大门口,其中一个人距离那盆花很近,两个人都能够准确的观察到街面上的动静。还有两个人,则坐在靠近内室的地方。
尤其是里面的两个人,只要有客人,甚至还没进来,他们就会把手伸到口袋里,那里面是不是藏着武器?他们表现的太紧张了,完全不像正常的伙计。”
说到这里,孟绍原略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些,还都只是我的猜想,回去后,我立刻找到薛长官,拖他弄到了这家米行的情况。
这米行三个月前开业,除了开业之初进了一批粮食,其余时候都是空空如也。整整三个月啊,他们不做生意还天天开门做什么?这就证实了我的判断。
昨天,我们在喝茶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客人进了米行,说了几句,立刻有伙计把他带了进去,过了十多分钟才从内室出来。
所以,我认为这是来和他们接头的,很有可能,今天或者几天后,还会有人来和他们接头,不过我的运气不错,今天就抓到了那两个专家!”
袁剑听的有些呆了。
简单?运气好?
不,这不简单,也不是单纯的运气好!
这完全是靠他敏锐的观察和惊人的判断力做到的。
一个潜伏了三个月的组织啊。
他在街上转悠了一圈就发现了。
自己也听说过孟绍原,什么日本公敌、地表最强特工,老实说,袁剑是不以为然的。
不就是一个小特务,有这么玄乎吗?
可现在,袁剑是真的服了。
特务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
“孟区长,我们已经加紧了审问。”袁剑平复了一下心情:“希望能够借此把长沙城内潜伏的敌特一网打尽。”
“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拙劣表现。”孟绍原冷笑一声说道:“一个资深特务,是不会犯这么多错误的,他们会很谨慎的隐藏自己,仔细的审查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
我大胆的假设一下,这个山内都富,是日本军方派出来的特务,而不是正经的特务机关里出来的,所以他露出的破绽很多,这才被我那么快抓到。
他能够交代的,只有一些小鱼小虾,那些在长沙深度潜伏的特务,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看简单的审问一下,直接枪毙算了。”
正说着,一个军官走了进来,在袁剑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袁剑看了一会孟绍原,忽然长长一声叹息:“孟区长,我服了,真的服了。山内都富,是日本第11军独立第14旅团派来长沙潜伏的,之前还参加过长沙战役。”
孟绍原笑了笑。
自己的表现这对于袁剑来说也许非常神奇,但其实,对于自己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
但这其中却暴露出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自从上次自己来了一趟长沙,军统局长沙站重组后,一直没有得到完全恢复。
就在刚才,他向戴笠做了汇报。
戴笠对这一问题也非常重视。
不过,长沙方面也有自己的苦衷,一是因为长沙站重组,百废待兴。
二来,军统局长沙站,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前线军事情报方面,导致城内的力量被极大的削弱了。
戴笠也决定立刻向长沙增派一批精兵强将,以增加这里的配备!
“孟区长,高人啊。”袁剑拱了拱手:“就在昨天,我还不太看得起你们,我是一个军人,我必须说出我的真实想法。但经过这么一次,我服了。将来到了上海,我要学的地方太多了,还请孟区长不吝赐教,把我当成一个新兵,当成一个小学生!”
“袁主任客气了,你我将来就是同事。”孟绍原也认真地说道:“守望相助,精诚团结,无非如此,你我必然能在上海开辟出一个新的大好局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