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6uw優秀都市言情 《美利堅傳奇人生》-第2031章 越老越皮推薦-rqk1n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美利坚传奇人生
“还在想公司的事?”肩靠着肩,玛丽轻声问道。
“不,艾登做的很好,我想我该彻底放手了。”
让艾登认为自己被架空,成为傀儡绝非他所愿。
李子涛也想更多的去放手,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经营李氏,同样是一种磨炼。
“我倒不关心公司的事,只是菲朗西斯的肚子一直没有消息!”
相比公司那些复杂烦躁的事,玛丽更多的是关心孙子的消息。
他们结婚也有一年多了,怎么还没动静?
美人窝
“这种事要他们自己决定。”
土 城 魔 法師
李子涛倒是看的很开,不婚或丁克还未出现。
艾登又很喜欢孩子。
不必担心他们突然心血来潮的玩儿一出浪漫二人世界永恒的戏码。
“梅森的孩子已经幼儿园毕业了。”玛丽责怪的看着他。
什么自己决定,他要是快点决定,自己何至于操心?
李子涛神色古怪的看着妻子,道:“你不会是想让我找他谈谈吧?”
这种事也要自己去谈?
“也可以我自己来。”玛丽反驳道。
“算了,还是我来吧!”李子涛有些无奈。
让妻子去说,肯定会闹得不愉快。
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强势,谈不好又是一场争吵。
……
隔天,李子涛趁着早餐的时间拨通纽约的号码。
此时,艾登刚刚起床,正和妻子在厨房等待佣人准备早餐。
随意翻看着手里的报纸。
李子涛对他近期的工作表示肯定,并透出自己不会再随意干涉公司决策的意见。
“爸爸,谢谢你的支持。”
这令艾登很感动,父亲的认可对他来说很重要。
只不过,接下来的话题就变得有些奇怪。
孩子!
这个话题艾登和菲朗西斯也讨论过,不止一次。
只是,两人都觉着顺其自然来得好。
现在突然被父母催,感觉怪怪的。
特别是他这个年龄,和父亲谈论这些总觉得怪怪的。
“我不是故意要给你们压力,但你们的年龄确实不小了。”
李子涛说的是事实,两人的年纪都已经不小。
以目前的医疗水平来说,年龄越大危险越大。
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越早越好。
“我会认真考虑的。”
两人又谈论了关于石油开采的相关问题后,谈话就此中断。
……
在家用过早餐,李子涛陪着妻子坐船一起出海。
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玛丽一直逗留在家中,也该出去散散心。
亲自驾驶着天使号出港,李子涛把船停靠在看不见岸边的海洋上。
普通术士行 暗中的灯光师
无论看向哪边都是一望无际的蔚蓝。
心情也跟着放松舒畅。
“你有和艾利儿再联络吗?”躺在甲板上晒着太阳,玛丽呢喃着问道。
他和艾利儿之间所发生的事,玛丽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有,自从上次……我们一直没再见过。”李子涛无奈的回应道。
“或许你该找个时间,和她单独谈谈。”
“从前我认为,莉莉丝才是那个需要担心的……”
李子涛充满感慨的说道,从内心来讲,他一直认为莉莉丝未来是最让自己头疼的。
谁能想到最后令他束手无策的,竟会是艾利儿。
所以,最像自己的最后都会变得最疏远?
“她也有很久没来过家里了。”
在他所有的孩子里,玛丽对莉莉丝的关心是最多的一个。
同时也让她使用家族的姓氏。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身边。
珀尔现如今也到了青春期,每天都在忙着和自己的朋友们待在一起。
珍妮倒是还小,可她比姐姐跑的还要欢。
她的运动细胞,是全家最旺盛的一个。
不是去骑马,就是去开卡丁车,再不然就是去参加各种夏令营活动。
总之,待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最后陪伴在自己身边最多的,反而是丈夫查理。
有时想到这点,玛丽就忍不住想要发笑。
从前,他可是在家里待得最少的那个。
“要不要下去?”李子涛脱掉身上的累赘,笑着看向妻子问道。
“这样吗?”玛丽诧异窃笑的问道。
“不然呢?”李子涛甩了甩腰,怪笑道:“我要去钓鱼了。”
呸!
玛丽只想骂一句老不正经,真是越老越像个孩子。
缺少了从前的成熟稳重。
相较而言,现在的他倒是比30多年前,更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一个猛子扎入海水中,李子涛的身影消失不见。
穿着肩带交叉,高开叉超短裙的香子走船尾走来,“夫人,已经准备好了。”
“别管我了,香子。”
玛丽笑眯眯的站在围栏旁往下望:“去找他吧,像这样的日子不多了。”
香子自然是明白的,感激的向玛丽鞠躬后。
在走廊里活动着身体,等李子涛第一次冒头出来,朝着距他几米外的地方跳去。
一跃出海平面,香子擦掉脸上的海水。
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景象,身体就被人拦腰抱住。
“啊~李君。”惊叫一声,香子满脸喜悦的钻入他的怀中。
接着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
咕噜噜~
气泡翻滚,船上的玛丽已经消失在围栏旁。
此时的她已经回到舱内,躺在香子准备好的香薰房间里。
伴着淡雅安详的香味和音乐,享受海上小憩的舒适。
……
当李子涛从海中上船的时候,不仅身上挂着柔软无骨的美人鱼。
手里还提着两只大鳌虾。
粗长的大鳌被他稳稳的一手抓住,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摆脱。
“玛丽,亲爱的…我们的晚餐有了。”
把香子安置好,李子涛提着两只鳌虾冲入船舱。
“Hop~好大的两只虾。”假寐的玛丽睁开双眼,惊讶的赞叹道。
“抓到他们可并不容易。”
李子涛没说,刚才他的手掌差点被大鳌刺穿。
这家伙在水下比子弹还要危险。
特别是像这种,体重至少在三斤以上的大块头。
不小心,是真的会死人的。
否则,捕虾(蟹)人也不会称为高危职业。
看到妻子身上只盖着薄薄一层透明的纱巾。
李子涛觉得午餐时间要稍稍向后推延几小时。
刚才在水下的时候,他的精力可还未得到完全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