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武極神話 愛下-第1441章 堵門分享

武極神話
小說推薦武極神話武极神话
第1441章 堵门
袁天阳仿佛魔怔了一般,根本听不到林君天说话。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武極神話》-第1441章 堵門分享
他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赚大了!”
一个来回,赚了足足两千万灵石,他第一次觉得,灵石竟这么好赚,甚至这么廉价。
他也第一次发现,原来做苍穹学院的修罗供应商,竟有着如此恐怖的效益。
足足四倍的利润!
恐怕足以让诸天时空任何势力都眼红到发狂!
这利润,太高了!
高得让袁天阳心头发慌!
高得让他害怕!
这还是袁天阳第一次因为赚得太多灵石而害怕,莫名的惶恐!
“天阳公子。”林君天的声音将袁天阳惊醒。
袁天阳回过神,茫然地看着林君天:“林老,你说什么?”
林君天皱了皱眉,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从我提到院长收购修罗的事情以后,你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难道你是担心院长以后没办法再给你灵石?”
如果袁天阳真的是这么想的,那林君天就得教育教育袁天阳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袁天阳还只顾着关心自己有没有灵石可用?
“不……”袁天阳张了张口,他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说道:“我是在担心……灵石太多用不完怎么办。”
闻言,林君天有点蒙:“天阳公子,你在说什么胡话?”
“林老。”袁天阳没办法解释,只好转移话题,问道:“您这里还剩多少灵石?”
林君天说道:“大概还有一千三百多万灵石。”
袁天机的确很富有,但他的富有,更多是体现在各种各样的至宝上,至于灵石,袁天机虽然也有不少,但无法与那些顶级势力媲美。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武極神話 線上看-第1441章 堵門相伴
“一千多万……够收不少修罗了。恐怕短时间内还用不完。”袁天阳说道。
林君天点点头,随即道:“短时间内肯定用不完,但问题是,院长不限制收购数量,这么下去,迟早还是会用完的。”
别说一千万灵石,就是再多十倍,也迟早会用完!
毕竟,他这里只有出账,没有进账。
“这样吧。”袁天阳深深吸一口气,将一枚储物戒指递给林君天,道:“我这里还有些灵石,也一并交给您,用于收购修罗。”
林君天哭笑不得:“你这点灵石,能起什么作用?”
袁天阳的灵石是怎么得来的,他可是清楚得很,也得亏袁天阳的哥哥是袁天机,否则,照袁天阳这般败家的速度,诸天时空都没几个势力经得住袁天阳这么败家。
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林君天心中还是十分欣慰,至少,在重要的事情上,袁天阳还是拎得清轻重的。
这些年来,袁天机也没有白疼这个弟弟。
“那个,您先收下吧,这灵石,可能有点多。”袁天阳提醒道。
“多?能有多少?”林君天哑然失笑。
不过,既然袁天阳有这份心,收下也无妨。
他接过那储物戒指,神念随意地扫过其内部储物空间。
下一刻,林君天身体定住了,脸上的笑容也是僵住。
过了几个呼吸,林君天忽然睁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气:“嘶!”
“两千……”林君天那原本嘶哑的声音都变得尖锐了几分。
袁天阳吓了一跳,急忙捂住林君天的嘴,说道:“别说出来!”
林君天扒开他的手,然后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你到底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灵石?”
两千万灵石,即便对林君天来说,也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巨款。
如果这灵石是袁天机拿出来的,林君天或许只会感叹院长的富有,而不会想别的,可这灵石是袁天阳拿出来的,林君天根本想不通。
“灵石的来源,我也不方便说。”袁天阳犹豫了一下,道:“不过林老可以放心用它来收购修罗,我保证,这些灵石绝对没有问题。”
“来源不明的巨额灵石,我岂敢随意乱用?”林君天摇摇头。
一想到那灵石的数量,林君天的眼皮子就忍不住直跳。
“并非是来源不明,只是……我也不方便说。”袁天阳解释道:“林老若是信不过,可以去问我哥哥,这灵石的来源,他也是知道的。绝对可以放心使用。”
林君天狐疑道:“当真?”
袁天阳郑重地点头:“如此大事,我岂敢胡言?”
没等林君天开口,袁天阳急忙转移话题:“对了,我哥哥呢?”
刚刚只顾着灵石的事情,却没来得及关心哥哥受伤的问题,袁天阳顿时有些自责。
提到袁天机,林君天的神情有些怪异,欲言又止。
“我哥哥他怎么了?”袁天阳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林老您刚才是骗我的,我哥哥他真的出事了?”
林君天摇摇头,道:“院长虽然受了伤,但并不危及性命。”
“那您这是……”
“罢了,我还是实话告诉你吧,院长他在……天宇时空。”林君天犹豫了一下,说道:“确切地说,是在天宇时空的时空壁障外。”
闻言,袁天阳瞪大了眼睛:“天宇时空?”
他惊愕无比:“哥哥他,不躲起来养伤,竟跑去天宇时空?”
天宇时空,与沉墟时空、天痕时空一样,都是特殊时空。
如果只提天宇时空,或许很多人都不以为意,可如果提到审判会,就没有人敢不正视了。
天宇时空正是审判会所在的时空!
是这诸天时空强者云集之地!
袁天机才刚刚杀了一位审判理事,且身受重伤,这时候不偷偷躲起来养伤,反而大摇大摆出现在敌人的老巢?
他是怎么想的!
“哥哥他疯了吗!”袁天阳不敢置信,“他就不怕审判会的人从天宇时空杀出来?”
林君天苦笑道:“我也猜不透院长的想法……估计,这诸天时空,没人能够猜透院长的想法。”
袁天机的行踪,丝毫没有隐藏,他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天宇时空外,哪怕林君天没有刻意去打听,都从别人嘴里听说了。
“不行,我得立即去见我哥哥!”袁天阳着急道:“林老,这边的事情,还劳烦您继续帮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你去见他做什么?”林君天急忙拉住袁天阳,“你这时候过去,不是给他添乱吗?”
袁天阳说道:“林老有所不知,有人托我带一件东西给哥哥,这东西十分重要,如果有了它,哥哥将会更加安全……”
林君天心神一动,隐隐猜到了什么。
他看着袁天阳:“是院长的老师吗?”
“您……您怎么知道?”袁天阳惊愕无比。
“院长已经告诉过我们了。”林君天说道:“他对付审判会,也是因为他的老师。”
顿了顿,林君天说道:“看来,这些灵石,应该也是来自他的老师。”
袁天阳不敢说话了,生怕自己多说一句,便暴露更多的信息。
林君天倒是毫不在意,他说道:“既然是院长的老师让你带东西给他,那我就不拦你了。我相信,院长的老师,肯定不会害他。”
“那,林老,我先走了。”袁天阳拱拱手。
“去吧。”林君天说道:“顺便代我问候院长,并且告诉院长,修罗的事情,我会认真收购,让他只管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好,我一定把话带到。”袁天阳点点头。
不一会儿,袁天阳便乘坐虚无方舟,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圣院,径直赶往天宇时空。
与此同时。
天宇时空,审判会。
“他怎么敢!”
审判理事郑东阳听得手下汇报的消息,怒火交加:“他凭什么!”
一旁,审判理事林彦亦是脸色难看:“他真以为,杀了一个罗惊鸣,就能不把整个审判会放在眼里?”
谁也无法理解袁天机这疯狂的行为!
要知道,袁天机虽然杀死了罗惊鸣,但也身受重伤,如果不是当时审判会十分混乱,那些来自圣院并且对圣院有着深厚感情的审判会成员,与另一群审判会成员对峙,袁天机根本就没有机会走出审判会。
两位审判理事都十分愤怒,袁天机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的脸!
那家伙,竟然大摇大摆出现在天宇时空外,直接堵在审判会门口!
这要是传出去,审判会以后还有什么脸面立足诸天时空?
如果不做点什么,审判会的脸,恐怕就要丢光了!
郑东阳与林彦都愤怒得几乎快丧失理智了,他们恨不得立即冲出审判会,杀向袁天机,跟袁天机拼个你死我亡,可仅剩的理智,却是让得他们打消了这念头,面对袁天机,他们终究还是不敢。
“袁天机此人,阴险狡诈,从不轻易涉险。”郑东阳强压下心中的愤怒,“他做任何事情,一向都有着十足把握才会出手,上次他杀死罗惊鸣,看似惊险,但实际上他早已料定我们审判会内部成员的分歧,混乱之间,没人能够拦住他。”
他凝重道:“他敢堵在审判会门口,只能证明,他还有着后手,虽然我暂时看不透他的后手是什么,但以我对他的了解,如果没把握,他绝对不敢明目张胆堵在审判会门口!”
林彦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有些心惊肉跳地道:“难道,他的伤已经恢复了?”
这位审判理事,已经对袁天机有了一丝心理阴影。
“不可能。”郑东阳十分笃定地道:“他若真的恢复了,只怕早已打进审判会了,何须堵门?”
郑东阳说道:“他的伤没有恢复,他的后手,我暂时还看不透。所以……”
他深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暂时按兵不动。”
林彦嘴角微微抽搐,他还以为郑东阳会提出什么好的办法,没想到说了跟没说一样。
“按兵不动是不可能的。”林彦摇摇头,道:“现在诸天时空都在看着我们,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岂不成了诸天时空的笑话?”
“那就派人去试探一下吧。”郑东阳并不在意,冷静道:“整个审判会,谁都可以去,唯独我们俩不能去。我怀疑,他可能是故意以自己为诱饵,引我们上钩。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故布疑阵,拖延时间。但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那就……随便派几个人去试探一下吧。”
……
从天痕时空到天宇时空,耗费时间并不及从天痕时空到沉墟时空,袁天阳心急如焚,一路上全速前进,丝毫没有耽搁,很快就赶到了天宇时空。
当他感到天宇时空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袁天机。
此刻,袁天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站在天宇时空外面,淡漠地注视着前方,而在他身对面,那天宇时空的时空壁障边缘,则是有着一群审判者,以及数位高级审判者,那些审判者与高级审判者如临大敌,战战兢兢,满头大汗,仿佛他们所面对的是诸天时空最可怕的存在。
袁天机不动,他们更加不敢动,就好像被施加了定身咒一般。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袁天机就这么凭着一个人,愣是逼得整个审判会都没人敢迈出天宇时空一步!
这就是袁天机的威慑力!
纵使身受重伤,亦没有任何人敢小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