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三十章 言舒放走方若彤鑒賞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夫人,你有没有替家主想过?”
言舒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脸色阴沉的韩都,一双眸子极为锐利。
“韩队。”守卫看到韩都过来,暗送一口气。
言舒皱眉,“我怎么想的,没必要跟你报告,让开。”
韩都寸步不让,“夫人,你怀里的女人的留下,家主一日没发话,她就不能离开这里。”
“韩都,既然你喊我夫人,就该知道我在你们家主心中的分量。”言舒脸色很冷。
方若彤她今天必须带走。
后面的计划都得靠这一步。
韩都冷漠的眸子闪过愤怒,声音冰冷,“你不过就是仗着家主的宠爱而已。”
“是啊,我就是仗势欺人。”言舒毫不客气的应承他的话,“怎么难道你吃醋了,韩队长啊,倒是没有看出来你好这口啊,早说啊,我倒是可以传达你的一片痴心……”
“你不要含血喷人。”韩都整张脸气得通红,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
言舒倒是很欣赏他这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看我不恶心是你。
言舒小人得志的在心里扬眉吐气一番。
而后扶着方若彤准备绕开离开,谁知韩都反应极快,再次拦在两人面前,“你要走可以,这女的必须留下。”
方若彤浑身没有多少力气,再加上伤口处无时无刻蔓延的疼痛,让她的身子发颤。
这会儿,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她不由往言舒旁边靠了靠,忍着剧痛从喉咙挤出两个字,“救我…..”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笔趣-第二百三十章 言舒放走方若彤展示
言舒给方若彤一个安抚的笑,而后冷着脸看向韩都,“让不让开?”
韩都没回应,但是身躯屹立跟前未动。
言舒扯起嘴角,扬起手臂,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从袖口掏出一把极为小巧的匕首。
抵在了脖颈处。
匕首刀刃折射处冷光,极为锋利。
“让不让开?”言舒声音平静。
仿佛脖颈处那一抹鲜红的血迹不是她的一般。
“你应该知道我在你家主心中的地位,今天我要是交代在这里了,你觉得你家家主会怎么做了?”
言舒平静的脸勾起一抹笑。
她看到韩都惊变的脸。
拿捏韩都这种人,只要捏住他的七寸就行。
韩都怎么也没想到言舒会来这一手,更没想到她机会为了一个可能害家主的女人,拿命威胁他!
他是不在乎她的命。
可谁让她是家主的命根子。
想到这里,韩都眼底闪过浓浓的愤怒,以及看向言舒怀里方若彤时的杀意。
但脚步还是往旁边挪了挪。
“早这样听话不就行了”
言舒丢下这样一句话后,扶着方若彤快速离开了地下室。
直接去了医院。
方若彤的看着狼狈,不过身上就是一些皮肉伤,虽然是皮肉伤,但这疼痛是免不了的。
“阿舒,我好疼。”
“若彤,你不要动,医生说你身上的上不能乱动。”
言舒赶紧扶着她未动的胳膊,惹的方若彤倒吸一口气,差点没惨叫出声。
“对不起,我是不是碰到你伤口了?”
“没事,我知道阿舒不是故意的。”
方若彤忍着疼痛说道。
言舒眼角向上挑了挑。
她还真是故意的。
“阿舒,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我真的没有对纪墨霆做什么…..方若彤突然握着言舒的手,“可是他们都不相信我,你说他们会不会把我抓回去。
阿舒,你一定要帮帮我,还有洛寒是不是落在纪墨霆手里?”
言舒捂着方若彤的手,脸上愤怒又自责,“洛寒被纪墨霆给抓了,你知道了,纪墨霆那变态占有欲强的可怕,洛寒我…..还没能救出来…..”
方若彤眼底快速闪过一抹暗光,抓着言舒的手微微用力,声音带着试探,“阿舒,你想救洛寒吗?”
“当然想!洛寒都是因为见我才会被纪变态抓的,我一定会让把他救出来。” 言舒一脸坚定,“大不了我以死相逼,纪变态是不会让我死的,肯定会答应我的要求的!”
“阿舒,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救出洛寒来。”
“真的吗,若彤。”
言舒一脸惊喜的握着方若彤的手,激动又兴奋。
但内心却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言舒垂了垂眼眸。
方若彤点头,内心忍不住嗤笑,言舒这蠢货,这个地步了,居然还她丝毫不怀疑。
果然是个好拿捏的蠢货。
“阿舒,上次我跟你提过的,E30项目的合同在纪墨霆那里找到了吗?”方若彤问道。
言舒摇头,“上次我去纪墨霆的书房,差点被纪老爷子发现,不过若彤,你不是有办法救洛寒吗,怎么说起这个?”
“阿舒,你先把E30的项目文件拿出来,然后……”
方若彤凑到言舒耳边,交代让她做的事情,以及如何救宁洛寒。
“若彤,这样可以吗?”
“阿舒,你不相信我吗, 这不但能救出洛寒,而且还能让你逃出纪家,你不想吗?”
“我当然想,我死都离开纪家那座牢笼!”言舒咬牙切齿说道,脸上的恨意一览无余。
“那叫按我说的去做。”

言舒从方若彤病房出来后,顺道去看了白念。
她到的时候,谢母正说着有趣的事情,旁边的白念认真听着,从她时不时勾起的嘴角,可以看出白念对谢母的隔阂少了很多。
“言小姐。”
谢母最先发现门口的言舒,对着她温和的笑。
言舒颔首回应,走到床头,看向白念,“身体怎么样了?还疼吗?”
白念摇头,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已经有了血气,精神气也足了不少,“我身体已经不疼了。”
她说完,转头看向谢母,“我想跟言舒单独说几句话,你可以…..”
“你们说,我出去透透气。”
谢母半点不让白念为难,起身朝着们口走去,还贴心将门带上。
“阿舒,谢薇要被判决了。”
言舒毫不意外,毕竟证据确凿,这已经是铁上钉钉的事。
只是白念突然说到这个…..
“你心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