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九星之主》-304 漫天花雨讀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将房间清理了一番过后,杨春熙开口建议道:“我陪着你,出去试验一下莲花瓣吧。”
“好。”荣陶陶来到那塌裂的床铺旁,小心翼翼的扛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后方,荣凌也抱着比自己还大的碎木,飘了出去。
杨春熙默默的跟上,却是在走廊里,看到了西侧尽头处,几个暗暗观察的小魂。
他们早被杨春熙安排了新的房间,暂时居住一晚,恐怕直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男寝的李子毅和女寝的樊梨花已经离开了。
嗯,被斯华年扔出了窗户……
孙杏雨关切的询问道:“淘淘,怎么样啦?”
焦腾达挠了挠头,面色古怪:“你这进阶魂尉的动静也太大了,床都压塌了?”
荣陶陶讪讪的笑了笑,看着那默默望着自己的高凌薇,他轻轻歪了歪头,示意了一下楼梯的方向。
虽然荣陶陶的动作幅度很小,但高凌薇却是心领神会,迈开脚步,走了出来。
杨春熙也是开口道:“你们都回寝室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着,她也追上了荣陶陶和高凌薇的步伐。
众人下了一楼,推开演武馆的大门,荣陶陶将碎裂的床铺放到了垃圾桶旁,回手将荣凌召回了体内,却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杨春熙突然开口道:“淘淘。”
“嗯?”
杨春熙:“通过你刚才对狱莲形容,我觉得,你不太适合跟斯教住在一起了。”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在杨春熙的带领下,一路向学校东北方位的体育场走去。
那里是曾经举办校内选拔赛的地方,就是个绿茵场,视野开阔,也能最大程度的避免造成误伤。
而且,此时已经半夜12点多了,应该也没有学生在那驻留。
行走间,荣陶陶提议道:“那我搬回男寝住吧。”
杨春熙却是担心道:“是不是也有点近?”
荣陶陶安慰似的说道:“放心吧,嫂嫂,狱莲的确能与我心意相通,给我传递情绪,但那是它的想法、它的欲望。
主动权,在我这里。”
“嗯……”杨春熙沉吟片刻,默默的点了点头。
三人组一路向东,来到了空空荡荡的绿茵场地之中,杨春熙也召唤出了雪夜惊,打量着漆黑的绿茵场地:“凌薇,你去把灯打开,在那边。”
“好的。”高凌薇召唤出了雪绒猫,却是发现,还真有个人坐在看台上?
这个时间了,松江魂武大学只有路上的路灯亮着,体育场的灯早就熄灭了。
然而雪绒猫一出来,便四下搜寻着,也看到了西南方观众席上,坐在黑暗中的人。
“斯教。”高凌薇微微挑眉。
之前,一直守在演武馆走廊里的高凌薇,也看到了斯华年匆匆离去的身影。却是没想到,她坐在这发呆呢。
高凌薇刚刚打开体育场大灯,雪绒猫却是又给她实时传递了一幅画面。
李子毅竟然也在这里……
小伙子正在东侧半场,对着空气打拳呢。
“咔嚓。”“咔嚓。”
几秒钟之后,灯光终于亮了起来,漆黑一片的体育场,也变得灯火通明。
高凌薇迈步走了过去,李子毅也停下了“打空气”的动作,转过身来,疑惑道:“怎么了?”
高凌薇示意了一下杨春熙和荣陶陶的方位,道:“淘淘要试验一下莲花瓣,你先上看台,别被波及到。”
“哦。”李子毅脸上没什么表现,但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当然一直关注着荣陶陶的比赛,也见到了荣陶陶在奉天城、帝都城中运用了几次莲花瓣。
但是那几次运用…场面都很小,无非就是将莲花瓣当成“刀片”,刺杀敌人。
而此时,绿茵场这么大,高凌薇却让他上看台?
荣陶陶要干什么?
李子毅不可避免的联想起来,当初冰魂引率军入侵松江魂武的时候了。
当然,他也是随后听闻了冰魂引在演武场中大杀四方的故事,并未亲眼见过。
李子毅心中一动,如此说来,今天,自己有幸见到当年的冰魂引是如何战斗的?
这边的李子毅在想象着可能出现的画面,而那边的荣陶陶,却是正在设身处地、亲身经历着那一次冰魂引的战斗!
西侧半场,杨春熙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将荣陶陶拽进了她的幻术世界。
而在那个世界里,此时的荣陶陶正与杨春熙并肩而立,以局外人的视角,看着当年冰魂引大杀四方。
荣陶陶看到了杨春熙解救学员,也看到了斯华年庇护众生,最后的最后,他看到了那暴躁的李烈,与冰魂引漫天青莲对轰的画面……
李烈·酒,永远的神!
不愧是魅力值拉满的中年男人,这也太炸了吧!?
杨春熙尽量还原了当时的画面,不可避免的,荣陶陶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面容惨白、眼眸猩红,但却手足无措的身影。
徐太平……
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很短,但荣陶陶真的很难忘记这个特殊的人形雪境魂兽。
他带走了九小魂的称号:苹果。
自他走后,孙杏雨也将他踢出了群聊,恐怕,那个账号,也永远不会再发出任何信息了吧。
不知道他此时在哪里,又是否还活着……
杨春熙轻柔的话语声传来:“淘淘?”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却是发现杨春熙已经将他拽出了幻术世界。
此时嫂嫂大人正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一脸的探寻之色:“冰魂引将莲花瓣运用的很好,场面很壮观,杀伤力十足。
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尽力就好,毕竟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练习很久。”
“啊,好!”荣陶陶连连点头,收敛了一下情绪,迈步走上场地,也刻意的走向了场地中央。
毕竟,杨春熙刚才给他提供的画面,实在是太过宏伟,罪莲……进攻范围太大了一些,真的很容易误伤他人。
站在中圈的位置,荣陶陶四下里看了看,灯火通明的体育场上空无一人,甚至连杨春熙都退到了看台上。
南侧看台,斯华年翘着优雅的二郎腿,歪着头,默默的看着荣陶陶,并没有什么表示。
西南侧的看台,李子毅双臂交叉在身前,目光紧盯着场地中央。
高凌薇却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双肘拄着膝盖,双手抱拳,抵着下颚,静静的等待着。
荣陶陶抿了抿嘴,一手探出,掌心向上,自他的手心里,突兀的飞出来一瓣莲花。
是一瓣,而非两瓣!
在荣陶陶非常明确的操作与要求之下,罪莲脱离了狱莲,自顾自的飞了出来,竖在荣陶陶的掌心之上,缓缓的旋转着。
“所以…你是这样使用它的。”荣陶陶口中轻声呢喃着。
霎时间,体内的魂力荡漾开来,一股股惊人的气浪,搅乱了他那一脑袋软趴趴的天然卷儿。
“呵……”荣陶陶突然大大的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他竭尽全力、试图使用莲花瓣的这一刻,他脑海中的情绪突然乱了起来!
他只是想要施展莲花瓣,只是想要粗浅的实验一下,仅此而已。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情绪,突然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几乎是两个极端!
它冰魂引算什么啊?它懂什么叫莲花瓣么?
把这瓣莲花给了它,简直就他吗是浪费!暴殄天物!!!
我要让世人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九瓣莲花·罪莲!
荣陶陶不知道这股情绪为什么充斥着自己的脑海,毫无疑问的是,他真的觉得,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用好莲花瓣的人……
思索间,荣陶陶手掌一番,突然半跪在地,一手将莲花瓣按进了覆盖着霜雪的草皮之中。
“呼……”
霎时间,一股气浪风荡漾开来,以荣陶陶为中心点,一圈圈的扩散开来。
霜雪随风飞舞、草皮圈圈飘荡,煞是美丽。
一秒、两秒、三秒……
一朵、两朵、三朵……
一朵朵巨大的青莲,突兀从荣陶陶的四周拼凑而出,由近至远,不断的涌现!
在气浪风的吹荡之下,多多青莲缓缓的绽放开来……
转眼间,一共九朵巨大的莲花,几乎铺满了整个绿茵场,随风摇曳之下,那莲花之中,纷纷飞出了无数片小型的莲花瓣!
“这……”荣陶陶的面容有些吃紧,只感觉体内的魂力暴躁不堪,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对莲花的掌控?
失控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轰……”荣陶陶体内的魂力汹涌澎湃,突然爆炸开来。
“晋级!魂法:雪境之心·三星巅峰!”
成功施展罪莲的进攻,竟然让许久不动的魂法·雪境之心也提高了等级?
这倒是意外之喜……
也就是在内视魂图里传来信息的那一刻,九朵巨大的莲花之上,漂浮着的漫天小莲花瓣,犹如一个个小刀片,急速旋转开来,而后……
呼!!!
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莲花瓣四处乱飞,搅动开来!
“我!去!”李子毅眼眸瞪大,忍不住一声咒骂,“我可去你大爷的吧…这,这……”
高凌薇十指交叉,握紧了拳头,抵着下颚,一双美眸无比的明亮。
这一刻,漫天飘舞的莲花瓣在她的眼中,都成了配角。
她只是紧紧的盯着荣陶陶,那眼神不仅是打量他,更是在欣赏,也像是在用目光,轻轻抚摸着那半跪在场地中央的人。
对,陶陶,就是这样,就是这样野蛮的成长,变成世人仰望的魂武者,变成…变成一个令我仰望的人。
……
虽然那遮天盖地的莲花瓣没有进攻目标,但它们却是杀得疯狂,仿佛要将世间的一切都摧毁!
甚至场地上飘荡着的、本就微小的点点霜雪,都像是要被这群肆意飞舞的莲花瓣切割成无数片!
如果没有敌人,那我们便将空气割的粉身碎骨!
荣陶陶已经彻底惊了!
这™是哪来的如此深仇大恨!?
我跟空气怼起来了?
我…我……
荣陶陶只感觉体内的翻涌的魂力迅速被掏空,刚刚还进阶魂尉、引以为傲的强壮身体,仅在一瞬间便变得虚弱不堪。
随着体内的能量骤降,短短不到三秒钟,荣陶陶一身的“资源”便彻底枯竭,荣陶陶只感觉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淘淘?”杨春熙一手遮在脸前,第一时间就想要上前,但却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因为,那绿茵场上的莲花大雨,宛若倾盆而下,气势暴躁的可怕。
即便是杨春熙开着丝雾迷裳,都不太敢立刻接近,生怕自己的衣衫被莲花瓣给撕碎。
如果丝雾迷裳都能被撕碎,那么她的肉身,当然也会被彻底撕碎。
只不过,这世间万物,其他人都是莲花瓣的进攻目标,唯有那趴在场地中央,昏死过去的荣陶陶,不是它们进攻的对象。
莲花瓣能有多暴躁?它们根本没有固定的进攻路线,飞到那算哪、想怎么转弯就怎么转弯。
以至于,绿茵场地上,到处都是撕碎、切割开来的裂痕,不可避免的,那些莲花瓣也曾割向荣陶陶的肉身,但是每一瓣路过荣陶陶身体的莲花,都会融入他的身躯之中,并不会造成半点伤害。
看到这一幕,杨春熙也算是安心了一些,之前冰魂引使用莲花瓣进攻的时候,也是如此,所以杨春熙才没有冒死前去。
更何况,荣陶陶之前也不是没用过莲花,在比赛场地上,对于旁人来说,花瓣是无比锋利的,但对于荣陶陶来说,他的身体都是莲花瓣的家……
看台上的几人,默默的关注着那覆盖全场的进攻。
沉默的斯华年微微挑眉,她敏锐的察觉到了莲花瓣输出的进攻范围。
以荣陶陶最开始召唤出来的九朵巨大的莲花为中心点,扩散出来的九个圆形输出区域。
圆形之中,莲花大雨滂沱,风暴四起。
如此暴力,却又如此唯美。
而在九个圆形之外,没有任何莲花瓣飘出来……
那被千刀万剐的场地就是最好的证明,进攻覆盖到的场地与没覆盖到的,简直是泾渭分明。
“淘淘。”随着漫天花雨渐渐小了一些,杨春熙急忙冲了进去……
高凌薇美眸炽热,缓缓的站起身来,而一旁的李子毅却是“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妈个鸡,这还让人玩吗?
李子毅原本还想着刺激刺激荣陶陶,毕竟他领先一步进入魂尉期,结果却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远处,斯华年重叠的双腿换了换,侧身倚着椅背,她不知道荣陶陶目前身体状况如何,但她知道的是……
偷猎者,
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