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04、兩人之間最遙遠的距離(求月票)推薦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罗璇,你就这么肯定,你的儿子就是陈汉升的儿子啊?”
对于未来没有发生的事情,罗海平倒是并不在意,尤其那个所谓的“百度算命”,纯粹是糊弄人的。
所以,尽管罗海平也比较迷信,但是并不妨碍他调侃闺女。
不过听了黄小霞很不高兴:“你这说的什么话,罗璇一个黄花大闺女,长得也漂亮,还怕找不到对象吗?”
“肯定能找得到啊,世界上比陈汉升更好的男人,没有1个亿也有8000万。”
罗海平咧咧嘴,顺着前妻的口吻说下去。
罗璇在旁边哼了一声,她都懒得争辩。
回到酒店后,一家三口又找个地方吃了饭,然后去了夫子庙秦淮河逛街,罗璇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不过罗海平和黄小霞都有种久违的家庭温馨感。
说起来也真应该感谢陈汉升,还是他提出“复婚”这个建议的,虽然黄小霞还没正式答应,不过已经在动摇了。
······
第二天早上,罗璇刚刚起床,发现陈师兄居然等在酒店门口。
面对这一家人疑惑的目光,陈汉升笑着说道:“罗叔黄姨好不容易来趟建邺,昨晚又不在家里吃饭,我今天就带你们到处逛逛吧,正好感谢一下罗璇帮陈子佩翻身。”
“好耶!”
罗璇激动的就要挽住陈汉升胳膊,不过被黄小霞阻止了,她提前一步搂住罗璇的肩膀,客气的说道:“那多不好意思啊,你要是太忙就算了吧。”
“我今天没什么鸟事。”
陈汉升晒笑一声,手指潇洒的转着车钥匙:“这也是我爸妈的意思,罗叔想去哪里?”
听到还有老陈的态度,罗海平也就答应下来了:“我们想去栖霞古寺拜一拜,去年感觉也不是太容易。”
其实对罗璇一家人来说,去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不仅身体健康,钱也没少赚,而且黄小霞和罗璇还从韩国回来了。
不过大家都是这样的,总是认为去年有很多遗憾,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够时来运转。
“那就go吧。”
陈汉升吹了声口哨,用保时捷载着罗璇一家前往栖霞山。
······
春节期间山上的人很多,在半山腰陈汉升就闻道一股浓浓的檀香味,等到了寺庙门口,更是一片烟雾缭绕,尤其今天太阳还很大,脑门很快就出汗了。
精华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04、兩人之間最遙遠的距離(求月票)熱推
不过罗海平对这些东西比较认真,礼节上非常庄重,恭恭敬敬在蒲团跪下来,一丝不苟的给每个佛像磕头。
“他们这一行都是这样,比较信这个。”
黄小霞担心陈汉升等得烦躁,专门解释了一下。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1004、兩人之間最遙遠的距離(求月票)分享
“没事,今天我的任务就是陪你们。”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
罗璇趁着这个时候,悄悄挽上陈汉升手臂,亲热的就好像来庙里祈求姻缘的情侣。
黄小霞瞪了一眼,发现不管用以后,她也没好意思在这里吵架。
陈汉升当然也没有挣脱,笑眯眯的任由罗璇挽住,墨镜下露出一口白牙。
等到罗海平全部拜完,已经基本中午了,四个人随便吃了点午餐,又在山上其他景点转了一圈,等到下山时已经是傍晚了。
“汉升,我们明天打算回去了,谢谢你今天的陪同啊。”
晚上陈汉升请客做饭,不过在酒桌上的时候,黄小霞看着女儿越来越不对劲,准备提早回沪城,断开她和陈汉升的继续见面。
“我不回······”
罗璇刚要拒绝,黄小霞早有准备,立刻打断道:“你要是不跟着回去,我永远不和你爸复婚。”
“不复拉到!”
罗璇气呼呼的说道:“好像我求着你们复婚似的,这要不是陈师兄推动的,我才懒得管呢。”
罗海平一看母女俩又僵持起来了,他知道在罗璇心里,“父亲”说话肯定没有“陈师兄”管用,于是向陈汉升投去求助的目光。
“黄姨。”
陈汉升点点头,先替黄小霞倒了杯水。
有时候发生言语上的冲突了,直接开口劝解可能有些生硬,可以倒杯茶或者递根烟,带着点肢体动作能够稍微缓解下气氛。
“嗯。”
黄小霞应了一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原来紧绷绷的脸色果然有些放松。
“我觉得这是两把事,罗璇回不回去,其实都不影响你和罗叔复婚,不能这样扯在一起的,否则容易产生家庭矛盾。”
陈汉升先和黄小霞讲讲道理,又劝着罗璇:“我明后天就要回办公室了,也没有时间陪你,你先听话的回沪城。”
“这样啊······”
罗璇噘着嘴,她虽然偏执,但是很少反驳陈汉升的建议。
“你明年什么时候能忙完啊?”
罗璇想让陈汉升过去看她。
“我上半年时间比较少,有个很棘手的问题需要处理。”
陈汉升没说就是解决修罗场,不过从他说话时的严肃神情,罗璇知道这件事一定很困难。
罗璇没有问具体的事情,陈师兄都觉得棘手,自己肯定也帮不上忙的,只是叮嘱道:“你在解决的时候,记得也要多和我联系啊。”
“放心吧。”
陈汉升不小心说漏嘴:“我们平时联系也不少啊。”
“还不够!”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04、兩人之間最遙遠的距離(求月票)相伴
罗璇委屈的说道:“今年很多次我给你发信息,你都没有及时回复。”
“我忙······”
陈汉升张嘴想解释,罗璇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忙,但是陈师兄你知道吗,有些时候我觉得你离我特别的遥远,你知道是哪些时候吗?”
“我在工作或者应酬?”
陈汉升想了想说道。
“不是。”
罗璇摇摇头:“你应酬和工作时面对的,全部都是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所以我一点都不觉得孤独。”
“我最难过是。”
罗璇看向陈汉升:“明明是关于你的信息,但是我却要从别人嘴巴里获得;又或者你和梓博哥这些,我也很熟悉的朋友在一起,但是我却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那一刻就觉得被你抛弃了。”
陈汉升愕然,轻轻的放下茶杯。
“滋~”
不过,对面的罗海平端起了酒盅,一口倒进嘴里,明明是醇香的五粮液,他偏偏喝出一股苦涩的味道。
······
(今晚12点前还一章,求个月票,谢谢大家。)